鑽石王牌/降御 - 30題挑戰:突如其來的親吻

30題挑戰:親吻-突如其來的親吻

 

鑽石王牌:降御 (降谷x御幸)

人物若崩壞了還請見諒

 

 

 

 

越接近一年一度的聖誕節,校園內與街道上的氣氛就越顯浮躁。

無論是已成情侶或者維持曖昧關係的皆散發著令人稱羨的光芒,讓單身人士益加焦躁與寂寞。

然而這些,似乎皆與青道高中沾不上邊。

日日夜夜的練習、模擬賽或觀賽,關於聖誕節約會這檔事,離他們是如此遙遠,他們理論上戀愛的對象是棒球──「才怪!我也想要跟妹子約會啊!」

 

理智上他們很樂於跟棒球運動成為情侶,但在這樣特殊的日子,情感上多多少少還是不平衡。

監督或許是聽見他們的心聲,也或許是因為年輕過,今兒平安夜早早結束練習,讓他們能享受一天半的假日,一生僅有幾年的,青春期裡的聖誕節。

 

「御幸,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去唱歌嗎?」

倉持在出發前對御幸做最後一次確認,他是很明白御幸不擅長參加一群朋友的熱鬧聚會,但這麼難得的日子,幾個哥兒們不好好聚在一起互相安慰「沒有女朋友」的聖誕節,豈不是更加孤單可憐?

 

御幸繼續翻閱雜誌,並未抬頭的隨意應道:「不用不用,我等下還有事。」

他身著簡單圖案的米白色T恤,愜意的趴在床上,除了手上那本最新雜誌,旁邊還放了幾本前幾期的。

彷彿接下來的平安夜都要待在宿舍的姿態,但倉持卻直覺御幸正在遮掩著什麼。

他迅速掃看週遭,瞥見往常總隨意擺的手機此時卻被放置在御幸身旁的雜誌上,像是為了能夠隨時聯絡而備在那處,依他對御幸的理解,他嗅到不單純的味道。

 

御幸被看到有些心虛了,趕緊出聲催促。「你還不出發嗎?要遲到了吧。」

 

若是與降谷有約,倉持就更確定他們的關係了,也能解釋上禮拜無意間撞見御幸與降谷的接吻畫面──光是當時御幸臉紅的著急解釋,降谷緊緊拉住御幸卻悶悶的不發一語,就足夠說明那場吻是玩笑還是真實了。

倉持隨意揮了揮手。「好啦,隨你。別跟降谷玩太火啊,如果晚上不回宿舍的話就傳訊息給我,我再幫你掩護。」

 

相當有義氣的替他鋪了後路,卻讓御幸在床上尷尬好一片刻。

被猜到對方是降谷,讓他連耳根都紅了。

「倉持該不會真的認為我跟降谷在交往吧……意外的敏感。」他有些頭疼的側個身,手機裡有三通未接來電,好在他方才先設定成靜音,這要是跟倉持談話中接到降谷的電話,大概緊張的糗樣都盡收眼底了。

 

「才不會玩到不回宿舍咧,倉持那傢伙在想什麼阿?」他碎念一會,趕緊回撥給降谷,一邊爬下了床。

「什麼、你已經出門了?!」

降谷比約定時間還早半小時就出門,那人分明對棒球之外的事物都懶懶散散,今兒真是積極。

御幸迅速抓了抓髮後換上外出服,立即趕往約會地點。

 

事實上,降谷並非對其餘事皆無所感,是在那突如其來的吻之前,御幸從來沒有留意原來自己與棒球對降谷而言是同樣重要。

 

電影院門前的人潮過多,幾乎要被人群淹沒,御幸還在尋找對方身影前,降谷已先走向他。

說不上理由的,一見到換上便服的降谷,他竟有些緊張……或者說,害羞。

 

「兩個大男生一起從宿捨出發去電影院多詭異啊,就算是看棒球電影,還是可能會被懷疑,所以我們就各自出發好了!」──這是他當初自己提議的。

如今他卻後悔了,這樣在約定地點碰面才更像是在約會啊!

 

「抱歉喔降谷,等很久了嗎?」

「不會。」

經典的約會台詞,當御幸察覺無意間說出像是交往中情侶的對話時,已來不及收回了。

 

說起他與降谷究竟什麼關係,御幸也說不出個準。

降谷從認識沒多久就不斷對他告白:「御幸學長,我喜歡你。」,然而他同眾人一樣只當作是景仰他的學弟,也就笑阿笑的「謝謝阿!」、「好好好,你說過很多次了。」、「又要我陪你練投接球了是不是?」這樣回應。

 

沒料一直以為只是個跟在後頭的學弟,上週卻與他接吻了,或許正確說來:是降谷單方面吻他。

這讓他才真正意識到,原來降谷那份「喜歡」不單純只是對學長的喜歡。

 

那天的情景是──

「降谷你今天投的比想像中還好喔,每一次都成長得讓我驚訝。」

那日賽後,御幸照慣的為表現良好的降谷激勵打氣,由於整場表現可圈可點,身為帶領他的前輩,感染到彷彿是自己成功的喜悅,也就脫口而出:「有沒有想要什麼獎勵?我給得了的話就鼓勵你一下吧。」

他以為降谷會要求再接他30球之類的。

降谷:「……真的可以嗎?」
或許他不該忽略當時降谷眼眸中閃爍的光芒。

御幸:「當然,是要接球是吧?這沒問題但讓我先休息個半小時,我們再繼續。」

降谷:「不是的,御幸學長,我現在不是想要那個……」

片刻,降谷扣住他手腕,卻猶豫著什麼而未能啟口。

他還真頭一次見到如此緊張的降谷。

 

周圍隊員在夕照下一個一個散去,直到只剩他們兩人,降谷才緩緩接著道:「可以的話,我想要……御幸學長……」

御幸當時也沒有多想,只不解著降谷今天怎麼彆扭了起來,平時都與澤村搶快要練投接球的。

御幸:「我說了沒問題啊,但是要等半小時之後,你總不想我累垮吧?」

降谷:「不是的,我……」

 

由於不擅長用話語解釋,降谷索性以行動表達。

被扣住的手腕片刻再被壓制在牆,御幸還未理解降谷的意圖,他已被降谷覆上吻。

吻很輕柔,一開始帶有點膽怯與試探,或許是認為御幸沒有阻止的打算,漸漸加深了吻。

降谷的長舌在唇片上遲疑一會後探入,在舌與舌糾纏之際,御幸意識到兩人之間的行為意謂著什麼,這趕緊阻止還想繼續的深吻。

 

「你這是、什麼啊?」

「我想跟學長一直搭檔下去。」

「……啊?」

「我喜歡你,御幸學長。」

 

他這才恍然,原來降谷說的一輩子搭檔,不是小孩子不明白會有畢業分飛的一天,而是要成為情侶的意思。

 

那日之前,他從來都只把降谷的告白當作是「成為王牌投捕」的宣示。

那日之後,他再也不敢輕忽降谷任何一句表白,再無法平常看待下去。

 

最糟糕的,本來那場吻是兩人之間的秘密,分明記得全隊的人都離開了,怎料倉持折回來取外套,就這麼剛好的撞見他們接吻,導致他這禮拜全然不敢面對倉持想探究秘密的視線。。

 

兩人併坐在電影院內,儘管御幸催眠自己這並非是「約會」,降谷卻事與願違的在電影開始沒多久便緊緊握住他的手。

「喂、降谷!」

降谷沒有因為他出聲抗拒而放手,反而越握越緊。

掙紮了約莫十分鐘,御幸索性放棄。

他確實忽略了一點,降谷儘管不太擅長言語表達,行動力向來是數一數二的。

而他從來也拿降谷那份行動力與固執沒轍。

所幸電影院裡除了大螢幕外,四周漆黑,隊上的人全去唱KTV了,該是不會被誰發現。

否則,他此時的臉紅模樣要是被誰看見了,肯定成為一輩子的笑柄。

可惡,這種情況下臉紅,不就像是他對降谷有點心動嗎?

 

 

一齣電影院,他便把降谷拉往角落問個究竟,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但御幸顧不了那麼多了,一把揪住對方衣襟。

御幸:「你看電影時可以不要一直握我的手嗎?」

降谷:「小湊學長說,這是電影院里約會的禮貌。」

御幸:「小湊……亮介學長嗎?你告訴他我們的事?」

降谷:「沒有,我只是問小湊(春市)約人看電影要注意什麼,他就幫我問了學長。」

 

慶幸降谷還不算天然,沒有提到是跟他約會……片刻,御幸自我嫌棄的抓了抓頭,不對,即便有提到是跟他看電影,春市也不會誤會什麼的,何況剛才腦海裡竟然竄起約會字眼,難道連自己也認為這是約會?他腦子真是被降谷搞到沒法思考了。

 

「學長,跟我出來很困擾嗎?」

降谷遲疑的望向他,但按住他手腕的力道倒是說明著怎麼也不會把御幸讓給任何人,無論是做為情愛的伴侶或者投捕的搭檔。

 

「不是啦,那個……因為你說你喜歡我……」御幸尷尬的嚥了一口水。

「嗯,我喜歡學長。」理所當然的口吻。

「所以說……我……」御幸無奈一笑,他對降谷總是沒轍。「陪你一直投接球當然沒問題,但是交往就……」

語未畢,降谷便像是被拒絕的失戀模樣,臉色一暗。

抿著唇的,等待他宣判生死,御幸看了也有些不忍。

「就……交往就順其自然吧。」

立即的,降谷的雙眸一亮,換了張懷有希望的表情。

 

這傢伙真是容易瞭解阿,御幸心想。

相對的,面對這麼容易理解的降谷,竟然從未察覺,御幸自嘲一笑,以後自己沒資格笑降谷遲鈍了。

 

 

「走吧,你不是要我陪你買護膝?」

「好!……學長,我還想跟你一起吃聖誕情人餐。」

「你哪學來的?該不會又是亮介學長,而且你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了啊?」

 

抱怨歸抱怨,最後御幸還是會答應降谷的請求。

 

 

 

 

鏡頭中的兩道人影漸漸走遠,遠方偷窺的那人嘴角上揚,不知盤算著什麼的自言自語:「……原來御幸跟降谷在交往啊,嗯……真是有趣的八卦,青道的王牌投手跟王牌補手阿。」

 

「哥哥,這樣偷看不太好吧?」

 

隔壁高樓的窗邊,小湊亮介正握著望遠鏡,一旁的春市有些罪惡感的不知所措。

都怪他接受哥哥的慫恿,想一探究竟降谷的女朋友是何方神聖,向降谷套話約會的時間與地點,沒料竟看到天大的八卦。

他回去以後不曉得該如何面對御幸學長以及降谷同學了……

 

 

「哥哥,不要再偷窺他們了啦!」

 

 

 

 

 

By六枋璟檀

2014聖誕快樂!!

最後我想說

降谷生氣或執著時候,就會從小狗變成了一匹狼,萌啊

喜歡御幸無論是對哪種降谷都沒轍的這一點

http://goo.gl/e6HWGP

评论

热度(29)

六枋璟檀

BL
原創風格多半偏現代或西式,偶爾喜歡加點幻想
同人喜好不固定,有萌到、有靈感就會嘗試!
噗浪: http://t.cn/RzevWiA
臉書: http://goo.gl/S79Xlv
微博: http://t.cn/Rh2ZvRa
艾比索: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如果我有些文章(無論原創或同人)沒有內文,只有放其他地方的網址
不是故作玄虛,多半是因為害羞場面而被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