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BL同人]GB蠻銀接龍故事:失去的平衡(4) by kido

耽美BL同人

GB蠻銀


失去的平衡 (4)
kido跟 六枋璟檀(蔚藍)的接龍文


第4回 by kido




「遠離那傢伙。」蠻壓下的嗓音低沉含著火,眼角瞥向樓梯下方的身影,焦躁感瞬間飆升。
銀次點點頭,背後過於著跡的灼熱視線伴隨壓迫感襲向他,回望的一瞬和辛的眼神擦過,裡面含蘊的笑深韻得令銀次緊張莫名。

「他好像…和緋史好親密……」
「再親密也不關你的事。」蠻拖著銀次的手快步進到緋史的房間,在關門的一刻銀次才鬆了口氣。

然而映入眼中的景物卻令他禁不住驚嘆。

寬敞純白雅潔的房間連著露台,家具不多,佈置也很簡單樸實。令銀次感興趣的是,在四周擺放著形形色色大小不一的盆栽,清新香氣遼繞四散,舒服得令人心神完全放鬆。

「如果我有這樣子的房間就好了!」瞪大的蜜金眼裡閃著欣羨,下一秒卻遭到蠻一下痛擊。
「蠻你怎麼──」未完的話斷在蠻慍怒的瞪視,銀次愣在原地,鏡片後的紫魅邪藍陰沉得彷彿一觸即裂,皺起的眉愈鎖愈緊,很明顯蠻的心情超級惡劣。


天知道他壓下多少不滿!!
對方眼中的熾熱太過挑釁,就算心裡清楚那是對著『緋史』,怒火還是輕易被燃起。

加上現在銀次歡暢的神情更惹得蠻壓抑已久的怒氣爆竄流出。


「呿!看著就煩!」

以往靛藍中映出的耀眼蜜金如今卻只照得一潭漆黑,那頭夜黑般垂幕的黑髮更是礙眼得很。

銀次的呼喊傳到耳中煩躁之極,狠狠地搔著銀次的髮絲,力度之猛扯著低下的金痛得銀次不自覺反抗起來。
奈何一接觸到蠻的手他就僵著動不了。

劇烈跳動的脈絡緊緊地抽著他,蠻不快的情緒盪起一陣陣波瀾浸得他滿身哆嗦。
啟開的唇停卻下來…

就在這時一下敲門聲打破了沉寂,蠻輕哼著放開了肆虐的手。

魅藍盯著門那邊再飄向那隱藏的蜜金,才一瞬間怒火已迅速地收卻,轉而換上一副沉靜冷冽。
銀次整理好亂繞的髮絲,深深地吸了口氣抖擻精神,然而咬著的唇卻透著緊張。

蠻開了門,門外站的是約莫四十歲的男子,恭敬的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只聽一道低迷輕柔的聲線傳來:「緋史少爺,老爺吩咐六時在大廳集合,他有事要宣佈。」
「我知道了!麻煩你來通知,石井管──」才剛出口就接收到蠻警戒的視線,銀次抖著的唇說到一半接不下去。

「石井醫生來到了?夫人急著想讓他看看緋史少爺。」
蠻上前,冷峻的臉牽扯出一抹微笑,看得銀次心裡發毛。

男人微微挑起的眉放緩下來,語氣不變的婉約。「…石井醫生一來到就去看老爺了,當他知道緋史少爺遇上車禍真是擔心得不得了。我這就去通知他──」
「啊!不用麻煩了!我等一會自己過去就好!」慌忙地搖著手,銀次對面前親切的男人牽起燦爛笑容。

只是,對方有一秒鐘愕然的神色令銀次心中大叫不妙。

但見蠻輕輕帶開自己,臉上掛著的淺笑依舊完美。「抱歉了永瀨管家,緋史少爺還在康復階段,舉止方面有點失態是在所難免,請見諒。」
銀次搔著臉陪笑著點頭,蠻的鎮定著實令他安心不少。

永瀨坦然的神情夾著憐恤,臉上的笑變得更加溫柔。「人沒事就好了,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不過最感到奇怪的是緋史少爺自己才對吧?」
「我沒事的!只是記憶力方面──」
「咳…緋史少爺應該要休息了,記憶這種事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回覆的。」

將銀次置於身後,蠻一手擱在門邊意欲明顯。
「那有需要的話隨時通傳。」

合上門,蠻凝在唇邊的淺笑冷卻,眼神轉而變得凌厲瞪著他的夥伴。

「對不起,我……」
自知問題所在,銀次歉疚地低著頭。


雖然阿蠻和他複習了好幾十次,但他就是記不住,那麼多人名塞在一起一時也分不清誰是誰。
該有的態度該有的舉止他就是學不來,更不要說這麼多人的名字了。

對他們來說自己是非常熟悉的『緋史』,但對自己來說,他們是陌生人,他們的性格脾氣應對方式他真是難以完全模仿『緋史』作出正確應對。

在反應之前先想著『緋史』應有的反應,但在反應的一刻又停滯了…


看著銀次低垂的喪氣臉蛋,蠻抽緊的胸口又緊上一緊。

重重地呼了口氣,蠻揉揉皺著的眉心。
「算了,你的記性有多好我心裡有數…」語氣中夾著銀次不明的情緒,跳脫的藍閃過一絲異色重又覆上驕縱。

「照你原意表現就好,反正你怎樣扮也不會像!」
「阿蠻你的意思好像說我不夠努力…」嘟嚷著,銀次的臉垂得更低。

「你究竟聽懂我的話沒有?」放鬆的眉再度抽緊,蠻沒好氣地瞪著一臉沮喪的銀次。「反正我不認為你有扮下去的價值…」
「啊?什麼意思?」銀次抬眼,只見蠻已轉個身走近窗檯,手邊撥玩著盆子裡的嫩葉。
「沒什麼…」迎著風吹起的髮絲遮蓋了藍眼裡的流光,只是思緒過處那捉不住的一點纏著他煩憂得很。

沉思片刻,耳邊異常寂靜的感覺令蠻倍不自在,轉頭一刻銀次那放大的臉嚇得蠻張口又是一罵:「你啊!基本的人名拜託記下來,不然我再怎麼補救也不行!」
「是是是!」察覺到蠻的臉色已放鬆下來,銀次輕撲上勾著蠻的肩就開始撒嬌。
「呢~離六點還有好幾個小時耶…那個,不如我們──」
「不.可.以。」

蠻的語氣表明得決絕,然而卻放任銀次勾著的手愈纏愈緊。
見蠻沒有推拒的意思,銀次乾脆伏在他肩上肆意磨蹭。

「為什麼?反正呆在這也沒事幹!來嘛~」甜膩勸誘的氣調源自耳邊,溫熱的鼻息在蠻頸上撩起一潭熱火。
「你連應記的都忘了,一會出了事怎麼辦?!」拉過銀次,蠻語氣沉著,奈何臉上的笑卻不是那回事。
「有阿蠻你在就不怕了啦!你是我的貼身保鑣不是嗎?那就聽我的!」

笑開了眼,銀次一臉權威地指著蠻,得意忘形的神色卻輕易被蠻的一記白眼擊散。

「保鑣可不會聽從主子的無理要求,何況本大爺我才不會聽你的。」
「阿蠻…你之前不是說會配合我的嗎?」蠻完全漠視的氣焰神情令銀次不滿得鼓氣雙頰。
「小子別得意忘形!」一手捉著銀次,蠻毫不客氣地揉著那黑漆髮絲,刻意扭轉的力度撥開出純黑底下隱藏的亮金。

「蠻!放手啦!很痛耶!!」
「乖乖跟在我身邊就饒你!」

大力地揉著那頭金髮,蠻覆上的手再度遮蔽住耀目的金。
撇開煩擾的心情,蠻一下爽笑逕自走向門邊。

銀次看不到蠻轉開的臉表情如何,但從他手上傳來的…令他安心的觸感確實溫暖入心。

看著銀次整理那頭不屬於他的黑髮蠻就感到滑稽,反正再怎麼弄也不會好看。
「怎樣?要我改變主意嗎?」蠻挑著眉詢問,縱使知道是多此一舉。
「行了啦!反正有蠻在就可以了!」

銀次一個飛撲衝到蠻面前,展開的笑泛著亮光。


煉藍瞇起閃爍著,不管何時…
純白的金仍是會向著他
無時無刻……


* *


「真是超大的花園啊,一天也行不完吧?」
「反正有七天時間…」

銀次快步衝向園中水池,外面的氣息是如此令人輕鬆,連蠻的心情也沒之前那麼差。

細細欣賞卯戶大宅,從外觀上看是一座宏偉壯麗猶如城堡的漂亮建築,四周綠樹環繞的園林花卉更添幽雅詩意,但裡面的壓迫感冷冰冰得刺著人心生寒意。

還沒完全面對卯戶的一切人事物,他已緊張得要死了!究竟自己能否好好扮演『緋史』這個角色,他心裡真的很懷疑…
想及此,銀次奮力搖搖頭,儘量拋開心裡那悸動的不安,眼光不經意飄向身旁的蠻。

反正…有蠻在就沒問題嘛!
有蠻在…就可以了…

默默在心裡安撫著不安的情緒,銀次深深地呼了口氣。


呀啦…從何時開始自己變得如此依賴蠻了?


「緋史少爺?」
「喔?!」
才一轉角就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嚇得還沉在剛剛思緒中的銀次一時反應不過來。
只見他堆著笑臉迎上來,兩手還拿著一大盆花。「我就在想你會何時過來呢!在你不在期間我都有小心照顧你的花,現在花都開了。」

「我的花?……喔啊!真是謝謝你!唔…奧田先生。」瞄到對方胸口上的工作證,銀次試探的口吻變得確實。

「緋史少爺就算失憶還是喜歡園藝嘛…」笑了笑,奧田揚起手中的花盆續道:「我要去那邊忙了,不阻礙緋史少爺打理。」
輕輕淺起微笑示意著,銀次看到對方離開視線範圍才鬆口氣,他可真想不到在這裡也要裝成『緋史』,剛剛一刻的舒緩又緊繃起來。

「那少爺還真是喜歡種植…」從另一邊繞過來的蠻嘴裡含著一支煙,辛辣的煙味在這園中更加明顯。
「阿蠻你別亂來啦!」一手搶過蠻的煙蒂,奈何蠻不在意的戲謔神色令銀次無法認真氣上心頭。

是他的錯覺嗎?蠻好像有意在……


「喀嚓──」

突然傳來的聲音嚇著銀次,循聲看去,在不遠處的草叢後只見一位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年霍然站起,看來那人一直蹲著所以剛才看不到。

「你真是寶貝你的花啊,緋史。」踱前來,少年手上拿著幾朵淡黃小花,語氣中的平隱音調沒有絲毫高低起伏。
銀次定定的看著來人,臉上淺笑依然但腦子早已四處翻盪搜括眼前少年的資料。
輕點下顎,少年淡褐色的髮隨著輕輕晃動,瞇起的視線直勾勾盯住銀次身後的蠻。「人手不足要請多個花王嗎?」

「喔……」
對於少年的問話無言以對,銀次只好牽起笑帶過。
只見蠻面對來人一點也沒有驚訝之色,原先的氣慢神情早已覆上一潭沉靜。

看來只有自己不明狀況嘛…
想及此又不免洩氣。

察覺到銀次臉上微妙的表情變化,蠻可以確定他完全不知道眼前男子的身份。

「你倒是喜歡親力親為。」少年看著『緋史』發愣似的臉,再轉向身旁的蠻,挑起眉一下用力就摧折手中的花。
「真是容易壞掉……」踏前一步迫近『緋史』,少年惡質地揚起笑。「這種垃圾也只有你會喜歡。」

一下甩手花瓣飄落,留有淡香的手轉移用力拂向『緋史』依舊刻著莫名其妙的臉,然而在未觸之際黑影一閃,蠻已擋在面前。

「治人少爺也有閒情來玩賞花藝嗎?」縱使眼神帶著漠然迫力,蠻的語氣仍保持著一貫的自若。

「花王就該作好自己本份…」沉下臉,治人收回手掠過自己髮際。瞟了眼銀次手上未熄的煙蒂,治人銳利的眼神透著敵意,扯起的笑明顯帶著嘲諷。「不過連主人也是這樣不安份,也難怪……」
「他是我的保鑣。」側身插進雙方之間,對方的不善令銀次皺起雙眉,想起治人和緋史是表兄弟關係,但對方顯現的態度令銀次自覺要小心。

「真是扮得維肖維妙,確實…」治人原本掛著的笑突然沉下,眼神深謀睥睨地迫視著吐出剩餘尾話:「嘔心之極!」
像是唯恐『緋史』沒發覺似的更刻意輕啐一口,厭惡得掩上雙唇。

愕然,治人明顯的惡劣令銀次反應不過來。原以為只是一般兄弟吵架鬧脾氣什麼的,但令他震驚的是,治人話裡的暗示。

「你的意思是…」眼見對方轉身就走,銀次想也沒想就踏前欲叫住對方,才剛碰上就被治人大力推開,只見治人皺起的眉跳動著泛起青筋,如劍似的錐鑽眼神含著火,不是簡單厭惡一詞可以解釋。

「省了吧!在我面前再怎麼裝也沒用的!你以為你對著我笑就可以朦混過去?」

面對治人猶如砲彈似的咆哮,銀次瞪大的眼閃著慌亂,蠻手按上他的肩示意著冷靜,奈何他就是靜不下來。

眼見『緋史』心虛的臉治人就訕笑,一個搶步更加迫近眼前。
治人一副瞭然地瞇起眼,傲慢神氣地一手扭住『緋史』的手腕,壓低的嗓音抖著危魅威脅。「這樣子博取同情,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你多少應該裝一裝吧!斷一隻手或是斷一隻腳,不然就──」

手上辛辣的一麻剎時令治人噤口,疼痛感自手臂擴散不禁鬆開了拑制在『緋史』腕上的手。

「不然治人少爺來代替緋史少爺如何?」蠻墨鏡後的冰藍邪魅帶紫隱著不屑,玩味似的語調迴響四周。

就在治人奮力一掙之瞬間蠻立刻鬆開手,猛烈的力度令治人旋即跌坐在草泥地上。
看著擋在面前的蠻,治人冷哼一聲怒目而視。「你這保鑣真多管閒事!什麼身份敢這樣幹涉我?!」

「沒有什麼我不敢做,只要是緋史少爺的事。」

治人拍著身上沾粘的泥濘站起身,額角跳動的眉含著惱怒,眼神火辣辣地瞪視著蠻。
「你這樣說可要負起責任哦…」
「我只對緋史少爺負責。」蒼藍瞇起,蠻毫不在意地瞪回去。

眼神對峙片刻,治人轉移掃向旁邊的『緋史』:「我想車禍真是把你的腦袋撞壞了,還是你終於自覺自己的身份?」
「?…自覺……?」治人話中有話的問句令銀次覺得有著什麼目的,直覺不會如此簡單……

嘿地一笑,治人瞥向蠻的眼神泛著高倔氣焰。「這個人我不見得有什麼用處,替我挽鞋也嫌髒。」
「治人少爺說的是,有我這種人在身邊再好的事也會被搞垮。」
上揚的唇深沉地笑著,蠻語氣中夾著高調。
治人邪氣的笑著瞪住蠻,縱使緊鎖的眉正顯示出他此刻的不快。

濃厚的火藥味充斥兩人之間,耐不住兩人的對戰,銀次踏前擋住治人的視線。
「我僱用保鑣也不見得礙著你吧?」微皺的眉牽動著心裡不安的情緒,『緋史』深黑的眸子無奈又含著倔強,浮現的不滿更多是針對治人。

「有意思…」話語中滲著訝異,治人歛起笑暗下臉色,貼低的臉略動著靠近『緋史』。

「看看誰厲害,緋史表哥……你就──」

意有所指地回應,然而被打斷的下一句話消散在身後逐漸隱現的腳步聲中……



─待─ 
kido 4-2-06:
有點囉唆的開頭,比預想的長多了─3─
蠻銀寫來捨不得停呢(毆)銀次撒嬌那段怎麼好像誘X...///
不行啦~人家要寫治人嘛~~~XD
藍~治人的感覺合你口味嗎?好像不太惡─.─(因為有外人在?XD)
接下來出現的人是誰…藍拜託你了(踢飛)

评论

热度(7)

六枋璟檀

BL
原創風格多半偏現代或西式,偶爾喜歡加點幻想
同人喜好不固定,有萌到、有靈感就會嘗試!
噗浪: http://t.cn/RzevWiA
臉書: http://goo.gl/S79Xlv
微博: http://t.cn/Rh2ZvRa
艾比索: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如果我有些文章(無論原創或同人)沒有內文,只有放其他地方的網址
不是故作玄虛,多半是因為害羞場面而被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