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上錯床>凜殤 / 殤凜 ←我還未參透

[东离剑游纪]
凛雪鸦 & 殇不患
清水向,凛殇 / 殇凛 ←我还未参透

妄想有
与原作有出入

<上错床> 小短文





绵绵细雨连续下了三日,此时才稍微止歇。
殇不患抬头一望,微弱的灯火连星空也无法明见,月仍藏在乌云内,漆黑罩顶,风声簌簌,空气中透出诡谲不安。
殇不患见多识广,自是早经历大风大浪,即便玄鬼宗此刻自暗夜里袭来,赤手空拳也不足畏惧,阴晦暗夜自是影响不了情绪。
他洗了一身净,揉着僵硬的肩膀往客房迈步,不过行三步便叹了口气。

白日再度被“鬼鸟”陷害,被迫应付一批纠缠上来的玄鬼宗及一名高傲的紫发女人,岂料到了夜晚仍不得安宁,那位不对盘的“鬼鸟”竟与他配到同一房,这可是远比对付找碴的家伙更令他头疼。
若非夜已深,时近佳节,附近难再找到有空客房的客栈,他绝对不愿妥协。
怪哉!再难缠的对手也不曾困扰他,偏偏鬼鸟轻易就能影响他的情绪!

“兄台看上去挺累的。”
一入房,凛雪鸦见他疲累的揉着肩膀便含着笑调侃,他坐在窗台旁抽着菸斗,卸去了发饰,银白色长发流泻,在烛火前异常夺目。
非常俊美的男子,只可惜殇不患已没有心情欣赏,他省去了回应,直截往床上一栽,他是累坏了,准备讨个好眠。

“殇兄,能否麻烦睡里面一点?在下等会也必须睡在这张床上。”
“啧!床就这么小,不然让给你好了,我睡地板。”
“哎?殇兄为了护印师如此奔波,想必身心俱疲,怎能委屈?要是让你全身酸痛,在下可就成了罪人。”
“好意思说,会这么累不就是你害的吗!!!”殇不患哀叹的反讽,已累到毫无斗嘴的动力,眼皮十分沉重,随即侧过身,四肢放松未久便出现鼾声。

凛雪鸦笑眯了眼,觉得这人有意思极了,白日时如此戒备,此时却意外的松懈,若真发生夜袭,恐怕任人宰割。
是真的累坏了,或者,是因为他同在一寝,才敢放胆入睡?
若是后者,表示他已被视为夥伴了吧,凛雪鸦含笑抖了抖菸斗,无论如何这几日确实多麻烦到殇不患,即便是他也有些过意不去。
他勾起绝美的笑角,朝熟睡中的殇不患抽了一口菸。
“那么,就让你安安稳稳的做个好梦吧,算是赔礼。”





这是要放CWT43小报的一部分
原本计划是还想写其他CP一则小短篇的
不过现在发现字数超过预期了(犹豫)
by六枋璟檀
2016.08.01.
https://www.plurk.com/p/lrgz5h

评论(2)

热度(38)

六枋璟檀

BL
原創風格多半偏現代或西式,偶爾喜歡加點幻想
同人喜好不固定,有萌到、有靈感就會嘗試!
噗浪: http://t.cn/RzevWiA
臉書: http://goo.gl/S79Xlv
微博: http://t.cn/Rh2ZvRa
艾比索: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如果我有些文章(無論原創或同人)沒有內文,只有放其他地方的網址
不是故作玄虛,多半是因為害羞場面而被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