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太江 -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下)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下)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https://paste.plurk.com/show/2419599/

http://ww4.sinaimg.cn/mw1024/6ef7e6acjw1f6vyj467k5j20c83ihkcl.jpg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太郎江雪: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中)

30题挑战

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中)

 

耽美同人/ 刀剑乱舞

太郎江雪

 

如与原作有冲突还请包涵

 

 

 

如他所料,江雪不曾与人交往,平时也不太留意周遭生活事物,对于情爱的理解会比一般人来得慢。

他轻轻握住对方紧张的双手,解释着:“先保持原来的互动方式就好,再顺其自然的改变,毋须烦恼。”

闻言,江雪怔了怔,他感到讶异。“可是……既然是情侣,不需要做些特别的事情吗?”

 

“是的,现阶段不用,这样就够了。”

 

温柔的太郎太刀,不曾勉强过他。

江雪望见对方笑容的瞬间,明白了一件事:太郎太刀又在配合他的步调了。

尽管他对于情侣的互动只有粗略概念,也清楚不可能止于喝茶闲聊而已,恐怕正是因为他不够理解情爱之事,才没有对他提出需求。

 

翌日,太郎太刀带领小队出战,他在三日之后也随着另一个小队出征。

虽然两人确认了彼此心意,在那之后却完全没有机会相处,无法再次深谈,他满腹心思就这么沉甸甸的堆积着。

 

约莫半个月后小队凯旋回到本丸,然而太郎太刀仍未归来。

江雪在经过太郎太刀的房间时驻足一阵,望着一片漆黑的房间,那一晚感觉额外冷凉。

独自一个人泡茶,独自一个人翻阅古籍,尽管宗三与小夜偶尔会来他的房间,他仍觉得空荡荡的。

 

再过了半个月,太郎太刀的队伍平安抵达,他还未接到消息,太郎太刀已先到他房里,一拉开门便被太郎太刀紧紧拥住。

“江雪,我很想你。”

温柔的嗓音在他的心湖里荡漾出涟漪,心头小鹿乱撞,他更加确定了,太郎太刀在他心里已经有着特别的地位。

 

 

许久未曾享受两人的午后时光,江雪挑了太郎最喜欢的茶叶,并坐享用宗三提供的点心,一如往常那般的轻松交谈着。

看似未变,江雪对太郎的想法却悄然改变,太郎不在身边的这段时间,他反覆思考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很清楚他若不愿意有更加亲密的举动,太郎太刀也会接纳他的决定,压抑自己的想法,但这是他所不愿见的。

所谓的情侣,自然希望能做些对方开心的事。

 

“江雪,有心事?”

太郎太刀察觉他的分心,江雪摇了摇头,忽然鼓足勇气凑近对方的唇。

那是个不确定试探性的吻,在太郎太刀未做回应之前,他再覆上一吻。

他以为太郎太刀会喜悦接受,未料却是一脸诧异,与宗三假设的情况全然不同,这令江雪皱起眉头。“我听说情侣都要做这种事的。”

 

太郎太刀闻言才回神,有些害羞的抚摸着自己的唇,尽管两次亲吻都如蜻蜓点水,他已经满脸通红,他赶紧追问:“这难道是宗三的建议?”

“对。”

江雪静静的说着,尽管与他接吻了,却仍如冰雪那般未有情感起伏,这也是他常被误会冷漠无情的原因,然而太郎很清楚纯粹是江雪不擅长表达情绪,他所认识的江雪可是他人所无法想像的可爱。

此时此刻,依他对江雪理解,该是因为江雪已察觉到情感因此才想做些改变吧。

明白江雪越来越在意他,他自然是远比起打胜战更加喜悦。

 

“宗三还说……”江雪顿阵。“要你教我怎么做爱。”

 

太郎太刀苦笑。

宗三阿宗三,刻意设陷,并且要他收拾局面吗?!

他对江雪当然有性欲,他只是不愿勉强江雪迎合他的需求,因此即使只限于精神上的恋爱也很足够。

他尝试安抚江雪。“江雪,不用急着这种事,现在的相处方式就很愉快了。”

江雪凝视着认真想劝阻他的太郎。

太郎太刀没有出现宗三所言‘喜出望外’,反而是一再推阻,这令江雪有些失落。

弄巧成拙了吗?他低声道:“但你完全没有教我的念头吧,我虽然不太懂,但我很清楚情侣之间不可能只是喝茶牵手的。”

 

太郎太刀正面临棘手的问题,当心仪已久的人主动邀约床笫之事,如何拒绝?

再不逃离此地,将无法悬崖勒马,他很清楚却无法移开江雪的视线,他更不忍见江雪流露失落的神情。

 

“还是说,太郎你其实不想碰我?”

“不是,真的不是。”

“那么请你告诉我,情侣之间除了亲吻之外要如何增进感情。”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我又爆字数了,只好再分一篇。。。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太郎江雪: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上)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上)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江雪左文字時常嘆息,傳聞他會為了不幸在戰場下犧牲的性命而哀傷,亦有傳聞他為了結束一切戰事能化身為惡鬼修羅。
但那都是傳聞。
太郎太刀初次得知江雪的傳聞是在次郎酒醉閒談時,那時他還不認識江雪,連在長廊上都未曾碰過面,聽著聽著,當下即對這人充滿好奇,究竟是菩薩或惡魔?

他第一次與江雪交談是在一次遠征裡。
兩人頭一次被編入一個小隊,當時他見識到了江雪戰無不勝的強悍,也見識到了江雪夜晚低喃的悲嘆,並非慈悲或殘忍就能簡單描述這麼一個人。
那時,被江雪深深吸引的他不由得上前攀談,起初純粹是想認識江雪左文字,想理解他嘆氣的原因,想瞭解看似冷漠的面容裡藏著什麼樣的情感。

在那之後他時常與江雪單獨相處,共同書畫或吟詩,偶爾,他也會帶江雪到現世,讓他親眼觀察和平的時代。
他希望江雪放鬆心情、發自內心地微笑,在他察覺到之時,他已然喜歡上了江雪。
曾幾何時,從「想跟這個人做朋友」的心情轉變成「希望他能幸福」,甚至是「希望自己能讓他幸福」。

兩人過甚親密的互動很快被傳遍開來,連審神者也認為兩人情投意合,刻意幫他們將房間調整到隔壁房。
然而,眾人詢問太郎太刀關於兩人的關係如何時,太郎總是笑而不解釋。
繼而詢問江雪時,沉默不回應的態度更令人撲朔迷離,直到這件事被其他的八卦蓋過之後,兩人才總算是耳根清靜些。

「好陣子沒有這麼悠閒的喝茶了。」

太郎啜了口茶,發覺江雪欲言又止的盯著他。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太郎多少能從他變化不多的神情裡察覺到真正的情緒,此時並非往常煩憂亂世的哀傷,而是有些意料外的緊張羞澀感,他沒料想到能見到江雪這樣可愛的神情。
他試探道:「你看起來有心事。」
他深深的凝視讓江雪更加窘迫,江雪抿了抿唇才謹慎問道:「我們……在交往嗎?」

對於世間情愛,江雪懂得多少?
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江雪純粹如雪,柔柔軟軟的,看似冰冷實際上一觸碰即融於指尖。
他不敢奢望江雪同他一樣為對方傾心,他更不願嚇著了江雪。

太郎太刀溫柔道:「你認為呢?」
江雪左文字:「大家都說我們是,連宗三也……」
太郎太刀:「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認為呢?」

江雪聞言抿了抿唇。
太郎微笑,先表明立場。「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是。」緊接再道:「但如果你不願意,我們就保持這樣,好嗎?」

江雪神色複雜的與他對視,像是鬆口氣也像是更加煩惱。
事實上,太郎太刀並不急著尋求答覆,也不著急要江雪接受他。
他為江雪重新添過一杯熱茶,當他把新茶遞到面前時,垂著首的江雪正緊張的抓緊衣角,不敢與他對視,由於皮膚白皙,羞澀如同雪地裡的白梅,遍地豔紅。

良久,才聽江雪細聲低語:「我不知道所謂的『交往』要做些什麼才行……」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之一
好久沒寫這對了 (開心)
趁著難得機會滿足一下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耽美同人文]刀劍亂舞:太郎江雪/親吻30題: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亲吻30题:一遍又一遍的细碎亲吻

 

 

刀剑乱舞

耽美同人

 

太郎太刀x江雪左文字

 

设定前提:两人已交往状态

 

 

 

 

漫漫长夜,飞雪纷飞。

无预警的雪夜,骤降的温度令人发颤,雪地里落下触目的腥红血迹,那是江雪左文字的血。

淡蓝色的发丝被风吹得凌乱,在风的肆虐下,长发几乎遮住他的面容。

江雪轻轻摸过宗三与小夜的面颊,安心的牵了牵嘴角,在最后的意识里只喊了一个名字。

──太郎。

 

 

 

 

天际相连的另一端,有个男人正望着远方,朦胧月色流泻出令人心烦与焦虑的气氛。

一日复一日的等待,太郎太刀这段期间不间断的守候着江雪的消息,却是一日日的沉下心。

算了算时日,这两日该能得知出征队伍的情况了。

距离上次与江雪见面的日子即将满34日,太郎叹出无尽思念的白烟,靠在窗旁的身影彷佛一幅画,时间静止在月夜里。

这一夜,他依旧未能等到消息。

 

翌日,大地仍被皑皑白雪覆盖,所幸通风报信的传令兵已赶回本丸。

当次郎告诉太郎有关江雪的状况时,向来冷静的他有好一片刻无法动作,只能紧紧握着江雪出征前交给他的那串佛珠,喃喃着:“他不会有事的。”

声线沉重的重覆好几回,藉着轻拨佛珠以回想江雪在身边的感觉,抑制心底深处的不安。

 

宛如世纪之久,这一夜相比起之前更加漫长。

征讨的队伍迟延了,未能在预定时间内回归本丸,随着分分秒秒,忐忑几乎占据太郎的所有心思。

“江雪……”

止不住的担忧令他手上的佛珠越渐沉重的难以掌握,仅能朝江雪即将归来的方向继续祈祷着。

 

天际在祈求的心念中逐渐泛白,窝在他后方歇息的次郎太刀被刺眼的曙光扰醒。

次郎眨了眨眼,倦意满满的继续翻了个身,蓦然,外头传来的马蹄声令次郎猛然坐起身,正想出声时,只见向来冷静的太郎早已跨出步伐。

 

高大的身子在长廊上的快步很快引起众人侧目,大夥配合的让出顺畅的通道,无奈太郎依然差了一步,当赶到疗伤室时,门扉早已紧闭。

他失落的走上前,额碰着隔绝的门轻叹一声,薄薄纸片的另一端,依稀能看见江雪的身影,却感觉如此遥远。

 

“又错过了。”

当他参与的队伍凯旋归来时,江雪早已出发,那时没能来得及将佛珠交还。

 

“江雪为了保护左文字兄弟而身受重伤,正在治疗中。”──审神者沉重的语调彷佛在缺水的井窟里投入更大的石块。

他的肩膀被重拍了两下,次郎也在旁安慰,然而心系着江雪的他,一个字也无法入耳。

 

他因为江雪而爱上冬日的雪景,此时却恐惧这场雪会带走江雪。

小夜同他一起守候在门外,两人沉默并坐着、等待着、为同一个人祈祷着。

次郎怕他们饿着了或挨了冷,来来回回奔波好几趟。

偶尔他会发现宗三在远方偷偷观察,见他俩仍在外头等待,明白江雪未能脱离险境,便会失落的转身离去。

 

再一个清晨,这一日的风雪完全骤止,恢复宁静而沉稳的冬日,日阳冉冉上升,曙光的温度使得叶面上的冰雪逐渐消融,掉落的声响吵醒了太郎。

他惊觉又过了一夜,代表希望的日阳从远方天空升起,太郎眯起双眼。

当他再次为江雪祈祷时,治疗室的门同一时刻被人拉开,并且告知他:“江雪的伤势已经稳定了,只消等待时间转醒。”

而回应太郎请求的,他终于得以入内。

 

 

♦♦

 

 

江雪做了一场长梦,疲累而心碎的梦。

梦的过程充满战争与人们的悲鸣,他想阻止事态恶化,伸出的双手却尽是腥红,分出不自己与他人的血液,在血泊中无能为力。

鲜血成了一片血海,气力即将用尽的他逐渐被血水所淹没,就在放弃之际,一只手强而有力的拉住他。

 

“太郎……”

 

深深住在他心底的人回应他的期待,适时的出现了。

他喜欢对方坚毅的深眸,更喜欢总在望向他时绽出的柔和光芒。

上方的太郎朝他微微一笑,一丝暖意深深撞击他的胸口,片刻江雪不再犹豫,朝太郎伸出另一只手。

 

 

 

 

当江雪睁眼时,他察觉自己正躺在治疗室里。

冰冷的气氛让他对比感觉到手心的温暖,他好奇看向握紧他的人,同时间对方也正深深的凝视他。

太郎那张优雅绝美的面容此时充满忧伤,见他意识清楚才松了一口气。

“终于见面了,江雪。”

太郎如释重负的轻叹,“相隔将近要40日之久了。”接着以额头贴住他的额,高大的身体几乎压了下来,却相当留心的避开他的伤口。

江雪:“我刚才有梦到你,太郎。”

太郎:“喔?什么样的梦?”

江雪笑而不语。

但能从轻松的神情里猜出“该不是个坏梦”。

太郎轻轻拥住他,吻上他的眉尖,一遍又一遍的细碎亲吻,眷恋着,珍惜宝物般。

江雪反射性的也想拥抱对方,想触碰厮磨着他的恋人,却发现右手、右脚仍缠着纱布,停顿一阵后复杂一笑。“真狼狈的模样。”

他回想起当时撑着气力获得胜利的情况,有些感慨。

这副身体依旧要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

 

读出他心思的太郎有些难过的牵了牵唇角。

“……疼吗?”太郎拨开他的发丝,极轻的低音,饱含着疼惜,望着江雪的眼神里藏了难以言尽的情感。

江雪靠着他,摇首。“没什么感觉了。”

毕竟不是人类,不同于一般的治疗速度。

淡淡的语调,彷佛不属于自己的身体。“比起战争带给世人的痛苦,这样又算得了什么?”

 

并非首次听江雪如此道来,总是将苍生的存活更优先于己。

起初,太郎便是因此而对他印象深刻,如此淡然、甚至被形容为冷漠的江雪左文字,内心竟如此炽热。

在此之前他早耳闻江雪左文字顶尖的实力,然而实际接触才明瞭,江雪的强悍不仅是战斗技能,更是那份忧感于世间万物的慈悲。

 

只是物换星移,两人早已从战友变为恋人。

从前太郎会感到敬佩,时至今日听闻怀中的江雪仍然吐出相同话语,听在太郎耳里是万般的不舍。

如同人类生离死别般的无奈。

 

“江雪,你若不在了,我会非常悲伤。”太郎温柔握住江雪的手,覆上轻吻,随后将那串佛珠交还给江雪。

“我会陪你迎向战争完全结束,所以,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

温柔的嗓音包覆他,如同本人给予的拥抱那样令人安心。

 

莫名的,江雪感觉对方或许是不愿意造成他的困扰,才没有把“为了我活下来。”的愿望强加于他。

事实上不仅是太郎,他也早已无法割舍对方了。

一想像他与太郎之间倘若失去任何一方,将承受多少的痛苦思念,江雪的心头便被难受的拉扯着。

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间有了兄弟以外的羁绊,江雪扬起复杂的微笑。

或许会成为自己的弱点,但他更相信,那会是继续支持他活下去的勇气。

 

“我答应你。”

他深深埋入太郎的怀中,头一次觉得出征之后的早晨是如此的祥和。

自己的力量不再只是用于战斗,而是能保护所爱的一切。

“我会为了你、为了兄弟们珍惜自己……同样的,请你也要答应我。”

 

 

 

♦♦

 

 

“你怎么不进去见见你的江雪哥哥?”

 

次郎将治疗室的房门拉上,回头戳了戳小夜的脸颊,那孩子像只猫般的看了他一眼,便将头抵在双腿上,继续坐在原先等待的位置。

 

“小夜是个贴心的孩子。”不知何时也坐在小夜身旁的宗三淡淡一笑,他摸了摸小夜的头,兄弟俩想见江雪的心情不亚于太郎,却愿意把时间先让给对方。

因为他们希望能见到江雪发自内心的微笑,不负期待的,他们确实见到了。

次郎能揣测两兄弟的心思,片刻,他手臂一伸地将两人揽入怀中,摸了摸宗三的头,再揉了揉皱起眉头的小夜。

“走吧,去喝酒!这时候就是要喝酒庆祝呢!”次郎笑着。

 

宗三迟疑的看着热情的次郎,再留意小夜似乎想接受对方的邀请,也温柔一笑的接受。

宗三:“不错呢,这时候确实就是要喝几口……但是请不要又把小夜灌醉了,他醉后可是很麻烦的,江雪大哥也会生气。”

 

次郎:“知道知道、要是又害小夜跑去安定跟清光或谁的房里闹,别说你大哥,我大哥肯定会先把我宰了!”

 

 

 

 

完结

 

By 六枋璟檀

2015.11.13.

 

为米拉写的太郎x江雪文

我终于填完坑了!

虽然前面有点严肃,但还好后面还是让太郎江雪甜甜蜜蜜了(应该)

 

最后那个“答应”不是旗子!不是旗子喔!(我可是亲妈派的阿XD)

 

 

 

 

 

其实我已经一个月(多?)没碰刀剑了QwQ

大概要到明年才能看看有没有机会回归了

但我爱江雪的心还是不变的~!


[耽美BL同人]《刀劍亂舞》和風50題零三. 彼方:小狐丸x三日月<小狐三日>

[耽美BL同人]和風50題零三. 彼方
刀劍亂舞:小狐丸x三日月<小狐三日>
R18


春雨頻繁,戰事梢歇。
好一陣子未見旖旎的日麗風和,抬首所見的僅有烏雲滿佈天際以及打落在臉上的陣陣雨滴。
午後的氣溫稍暖,農田此時仍被雨水洗滌著,這一日被安排農作事務的三日月靜靜的坐在屋簷下,遙望著遠方的烏雲。

骨喰以及鯰尾經過時覺得有趣,隨著坐在三日月旁邊的位置,兩人光著腳的空踏著,感受天降沁入的冷涼感。
鯰尾嘻嘻哈哈的越踏越大力,骨喰則專注的看著雨水流過雙腳後滴落,一動一靜的兩人忽然有默契的看向靠著柱子歇息的三日月,他悄悄在一旁討個午睡。

「爺爺剛才到底在看什麼啊?明明什麼也沒有……」鯰尾不解的觀察遠方,不止歇的雨使得鳥獸們必須找個落角處躲雨,天空裡除了烏雲之外沒有任何稀奇的事物。
「他在等一個人。」骨喰的眼神向來平平淡淡,不同於時常外放出情緒的鯰尾,然而此時的他也透露出擔憂的情緒。「聽一期哥說是在等一個彼方的人。」

「嘿!?是我們的夥伴嗎?厲害嗎?比一期哥哥還強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名字好像是『小狐丸』。」

仍在遠方的小狐丸,據說高大又英武,同是三條家的英勇戰士。
三日月爺爺每日只能透過思念與彼方的他相見。






三日月睜眼時,發現自己正位在臥房,蟬聲傳入耳裡提醒著秋日的到臨。
此時是深夜。
熟悉的體溫正靠在他身旁,他習慣性的朝那人望去,發現那人正喃喃的說著夢話。
他望著那人的睡顏,勾起了俊美的笑角。
小狐丸的銀髮在月光的灑落下熠熠發亮,剛強中帶有柔韌,三日月喜歡在對方熟睡時摸著那頭柔順的銀長髮。

須臾,那人原先閉著的雙眼猛然睜開,握住他的手腕,注視著三日月的視線既熾熱又強烈。
三日月先是一愣,才啟口,聲音即被收在親吻的唇片裡。
小狐丸扣住他的後腦勺,撬開齒列並探入唇內,吮纏彼此溫熱的丁香,流連忘返的品嚐甘蜜,索求對方的氣味。


以下請見專欄

http://goo.gl/whIXgc

因為lofter會屏蔽...




[耽美同人]刀劍亂舞:小狐丸x三日月

和風50題

零二. 水鏡蓮華

 

刀劍亂舞

耽美同人

 

小狐丸x三日月

 

 

 

 

那一年的初夏相比起以往不過分的炎熱,甚至是異常涼爽,蓮池靜靜悄悄的,並未在時節裡冒出白淨蓮花。

 

三日月總是最為早起點燈的那一位,冬天時喜歡坐在暖爐旁,夏天時則會繞到蓮花池,獨自坐在池旁凝視著。

時而撥弄蓮池,時而只是靜靜的坐落一旁,含笑觀賞魚群,脫俗如真正白蓮,彷彿未沾塵世。

 

 

那一日的溫度稍高,三日月來到蓮花池時,沉靜的水面上冒出一朵潔白脫俗的小花苞,爭奪目光。
他淺淺一笑的留意如此變化,同時間,遠方傳來小狐丸來到本丸的通知。

 

「三條家的孩子嗎?多麼漂亮的雙目。」

 

主上將小狐丸帶到面前,交代他多方照顧。名為小狐丸,個頭卻相當高大,小狐丸對自己的身材似乎相當滿意,在自我介紹時特地強調了一下。

 

「我不是孩子,我是小狐丸。」

「雖然是小狐,但我很高的,也很強喔。」

「……為什麼一睡醒來我的毛會這麼亂?」

 

他留意到小狐丸不停皺著眉頭的扯著自己的銀髮,相當在意未梳開的髮結。

 

「讓我幫你梳髮吧。」

主上離去後,他試著與小狐丸建立良好關係,微微一笑的提議著。

小狐丸未作聲,僅是停下動作地觀察他,彼此對看一片刻。

 

「三日月……宗近。」

「嗯,我是。」

 

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再在心裡默念一次。

望著對方深邃的眸子,他禁不住脫口。「你的眸子好特別。」

三日月聞言淺笑。「不喜歡嗎?」

「不會,很喜歡。」隨即起身走向三日月,在他身旁找了個位置坐定。「麻煩你幫我了。」

 

這代表對方願意親近他吧,三日月含笑看著英氣逼人的三條家同伴。

他輕握一縷髮絲,比想像中更為強韌有力,如同小狐丸本身那般充滿生命力。

 

小狐丸刻意選擇能觀察三日月的角度,看著對方細心的替他分開所有髮結,將他自豪的銀髮梳理得更為發亮。

他喜歡三日月的雙眸,喜歡他溫藹的舉止,喜歡他溫柔觸摸自己髮絲的感覺。

前所未有的情愫正如蓮池裡冒出頭的花苞,靜待綻放。

 

那日之後,只要兩人得以見面,小狐丸必定找三日月替他梳髮。

時而在三日月的房裡,更多時候是在蓮池旁。

 

小狐丸並不留心於蓮池的細微變化,但他喜歡陪伴三日月。

三日月看的是池子、是白蓮,他看著是掛著優雅微笑的三日月,如清池裡的菡萏,如嫩芽上的朝露。

久而久之,心頭的情愫更為強烈,彷彿撩撥琴絃後震顫的音色在迴盪,在撞擊身體每一處,越漸難以壓抑。

 

「梳理完畢了。」

三日月提醒出神的小狐丸,淺淺一笑,他已習慣被小狐丸毫不掩飾地盯著瞧。

小狐丸如往常以指頭刷了刷銀髮,隨後在三日月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見對方仍舊只是掛著微笑,沒有過多反應,繼續吻過他的鼻端、臉頰以及唇角,蜻蜓點水般的接觸卻讓兩人同時間遲疑。

 

三日月絲毫沒有過多驚訝的情緒,只是問道:「這些都是感謝我的意思嗎?」

無論何時總是如此灑脫、隨遇而安。

愜意而淡然的反應激起小狐丸的積極,他點了點頭,再搖了搖頭。「是喜歡的意思。」

三日月聞言瞭然一笑。

俊美的笑容令小狐丸原先鼓譟的心跳聲更為震耳欲聾,須臾,覆上三日月的雙唇。

不再是試探,而是切切實實的,急切而情熱的吻合、吮舔,汲取對方的甘甜。

頃刻將三日月收攏入懷,緊密相擁的兩人在蓮花池面成了絕美倒影,如真正芙蕖。

 

青斑蝶輕拍雙翅,低低飛過池面時沾上水面倒影,芙蓉影在波瀾中逐漸模糊。

 

 

 

完結

 

 

 

By六枋璟檀

2015.08.04.

http://goo.gl/whIXgc

 

本來想玩兄弟設定

 


[耽美BL同人]刀劍亂舞:太郎x江雪/和風50題:零一. 居待月

和風50題
零一. 居待月

刀劍亂舞
耽美同人

太郎x江雪

反正……不能接受這對的就請自行移動腳步啦 XD





秋末無月,冷涼如水;無風之夜,如此靜悄。
滿月之後的居待月夜晚,明月本就稍晚才爬上天頂,適巧烏雲遍佈,今夜恐是難待皎潔之光的降臨。
江雪左文字望向無底的闇夜,今日連一點星光也未浮現,詭譎的氣息如戰場的噩夢,冷涼沁入,胸口的不安隨之擴大,他忍不住逸出長嘆。
而那聲嘆息,正巧被太郎太刀收入耳裡。

他人說江雪冷冽如雪,總在輕如飄雪的嘆息中,殘忍而又慈悲的結束戰役。
然而在太郎耳裡聽來卻如初春的融冰,滿是暖意與生機,在他首次發現江雪為屍首誦經會流露哀傷神情之時,此後便無法移去目光。

前些日子,宗三從戰場負傷回來,傷勢不輕,他明白江雪心有餘悸的感覺還未退,偏偏這幾日小夜跟幾位短刀孩子又繼而前往市中夜戰,身為長兄的江雪會如何掛心,太郎揣摩得到。
而他確實也理解江雪,在房裡尋不到,不消多久便準確猜到江雪會在此處等待小夜平安歸來的消息。
此處靜謐優雅,平時鮮少人經過,離報捷處亦不過遠,確是適合江雪等待的地點。

無月之下,油燈映照的晦暗光線,反而不如江雪絕麗的雪白髮色來得明亮。
江雪手上正握著一串佛珠,嘴裡唸唸有詞,雙眼貌似看向遠方實際上卻無焦距。
太郎忍不住道:「小夜會平安的。」
未預料的一陣男聲自不遠處傳來,令心煩意亂的江雪一愣,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停止。

對方高挑的身影佇立在長廊遠一端,瞧不清面容,然而江雪自熟悉的身影與嗓音,很快便知曉來者,太郎太刀,他踏著穩健的步伐而來。
太郎與生俱來有著大太刀的威嚴,但江雪在實際與他相處後,卻發現對方心思細膩而溫柔,很快地成了知己。

「我明白你擔心小夜,但夜涼,先回房吧。」低沉而穩重的嗓音在夜裡迴響,撞擊江雪的耳膜。
江雪望向已來到他身旁並俯身凝視他的太郎,高大的身軀並未造成壓迫感,江雪直接迎上與冷峻形象正反的熱烈眼神。
如慣的,他從太郎的眸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江雪從前不認為自己身上存有暖色,但在太郎太刀的眼眸裡,在他眼眸映出自己身影的當下,總能見到自己被滿溢的暖色包圍。

「江雪,與我回房內等吧。」太郎再次勸言,卻同時在江雪身旁坐定,或許是早已猜測到對方接下來的回應。
「再等一會。」江雪緩道,有些疲累的語氣。
目光再回到仍是無月的天頂,算時間也該露出月色了,卻仍藏在厚重的烏雲裡,如此悶重的夜晚。「無月,難眠。」

太郎理解的沉吟一陣。
「那好,我陪你等,無論是等月色或是等小夜。」
溫柔的嗓音在晚秋的夜晚裡特顯暖意,在太郎決定陪他之後,江雪原先忐忑的心情稍減,多了安心的神色。

風起了,打在枝葉上颳起簌簌聲響,突然而至的陣風逐漸吹走沉重的黑雲,月光沐浴的範圍漸次擴大,掃開原先漆闇的夜晚。
晦澀詭譎的天頂轉而明亮,江雪忍不住往上空一瞧,皎潔的月光令他心情為之舒坦,勾起淺淺的笑角。

「如果能早一點結束戰爭,就好了。」
「是,我也這麼認為。」

太郎伸手撥開對方被風吹亂的長髮,拇指輕輕撫摸他的臉頰,隨後指頭移到方才勾起微笑的唇角。
江雪的笑容彷彿冬陽,如畫的白雪融了,染上春意盎然。

太郎不禁覆上他的雙唇,溫柔的親吻著,親密的斯磨著,撫摸與細吻有如細碎的櫻辦拂過。
江雪在第一時間有些遲疑,卻沒有拒絕對方繼續吻覆的動作。
倘若他真不願意,太郎肯定會收手,絕不會強迫的進逼──閃過這串念頭的自己,選擇的亦非拒絕,而是接受太郎給予的深吻。

已非初次與太郎接吻,這層關係令江雪難以解釋。
然而自他意識到時,太郎就已經隨時溫柔的陪在身旁,傾聽彼此的心事,理解對方。
相知相惜的兩把刀,究竟能屬於什麼關係?能走到如何的盡頭?
江雪左文字,覺得在紛亂的時代裡思考這件事似乎過於奢侈了。

「小夜他們要回來了。」
片刻,太郎放開溫柔的吻,他朝方才聽見捷報聲音的方位再次確認,頃刻再以拇指輕輕擦過對方潤濕而柔軟的唇。「看來是凱旋而歸,放心了。」

「嗯……」
江雪微微一笑,唯有在太郎面前,他才能退去那份必須的堅強。
他靠在太郎的肩頭上,逸出一息輕嘆,這瞬間,忽然明白何謂人世間的情與愛。




By六枋璟檀
2015.06.04.

http://t.cn/RA0JPGJ

如果有靈感的話,應該還會挑戰其他對


六枋璟檀

BL
原創風格多半偏現代或西式,偶爾喜歡加點幻想
同人喜好不固定,有萌到、有靈感就會嘗試!
噗浪: http://t.cn/RzevWiA
臉書: http://goo.gl/S79Xlv
微博: http://t.cn/Rh2ZvRa
艾比索: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如果我有些文章(無論原創或同人)沒有內文,只有放其他地方的網址
不是故作玄虛,多半是因為害羞場面而被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