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能/路人超能100 #茂靈 #モブ霊 七夕part1

靈能/路人超能100
茂靈
20x34


原本應該是七夕文
標題下次再定吧 XD


■辦公室


當茂夫滿心喜悅地來到工作室時,映入眼簾的是與他所模擬過的完全不同情況。

靈幻身著平時的西裝,如同工作的情況,一邊握著舊式手機,一邊在電腦裡輸入資料。
「好的,我明白,我大概半小時後到。」
平靜的畫面猶如一般的工作日,茂夫靜靜地看著靈幻結束通話,納悶著約會時間已到,為何靈幻卻是繼續工作的模樣。若非窗外正傳來七夕祭典的宣傳聲,茂夫真以為是自己記錯時間。
湧起不安感的他忍不住走向靈幻:「師父,剛剛的電話是希望我們去除靈嗎?」

時間正值傍晚6點。
靈幻聞言點點頭,笑道:「抱歉阿,龍套,突然有委託。」接著晃了晃手上的傳真紙。
茂夫仔細確認傳真紙上的委託人資訊,迅速估計車程時間,光是來回恐怕就要花上4個小時。
平常時候茂夫會淡淡的表示明白,然而今日是七夕,並且是他們倆初次約會,是兩人交往後第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更是告白並交往後靈幻首次以戀人身分與他參加情侶的活動。
茂夫頃刻不滿的皺起眉頭。
早在一個月前便請靈幻無論如何必須空出這一晚,他甚至計畫好要在同學們面前宣示:我們交往了。
他期待已久的時刻,一瞬間被敲碎。
他的視線自紙張移向靈幻,見靈幻絲毫不覺得可惜的神情,他當下明白了對方的意圖:臨陣脫逃。
大概打算避開今晚的約會吧,茂夫沉著一張臉的凝視靈幻,那是正壓抑著情緒的狀態,他努了努唇後才勉強擠出話。「師父,你不是答應過我今晚會去七夕祭典的?」
他期待看見靈幻會露出一絲遺憾,或者愧疚。

靈幻:「我也覺得很抱歉,但要是委託人真的出事就不好了,是吧?」
茂夫沉吟,他當然明白這個道理,然而這不代表他接受靈幻絲毫不在乎的情緒。

靈幻:「好啦,你如果很想參加的話就去吧,我一個人去委託人那裡也沒問題,你照原計畫跟同學們會合吧。」
茂夫:「我不是這個意思,師父,我會跟你一起去的……但是……」

他希望至少能看見靈幻在意他的神情。
他希望至少能感受到不是他一廂情願。
然而靈幻只是揉了揉他的前髮以示安慰。
回憶小時候他心情低落時,靈幻時常做這樣的動作安撫他。
六年過去了,他在靈幻面前似乎仍只是位可靠的弟子,而非信賴的情人。

「我瞭解了。」
茂夫一個嘆息後,反握住靈幻的手,手的力道溫溫柔柔,然而凝視的眼神卻毫不遮掩愛戀的情緒。
那是比往常都更露骨的視線。
靈幻似乎意識到了,立即想抽回手,但這舉動讓茂夫反握得更緊。

茂夫定聲道:「只要跟師父一起,哪裡都可以,反正我今晚不打算回家。」




待續

從還沒農曆7月就打算寫的文
一直到現在過了七夕還沒完成
我還在努力讓師徒上床中

六枋璟檀 2017.09.04.
https://www.plurk.com/ceriseberry

茂靈 (モブ霊) <一覺醒來> 之1

耽美同人

路人超能100 / 灵能百分百

茂灵 (モブ霊)

 

<一觉醒来>

之1

 

 

 

 

灵幻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变了。

 

寒冷的冬日令他无法在往常的时间起床,在被窝里多讨眠一小时,他舒服的翻了个身,享受新年早晨的悠闲……直到他发现枕边多了名陌生男子。

 

“──是谁!?”

灵幻睡眼惺忪的双眸一瞬间睁大,几乎被吓到跳起身来,难以置信地瞪着睡在他身旁的不速之客。

起初以为是梦境,然而伸手碰到对方的触感是如此真实。

黑发男人的肩膀比他宽阔,看上去约莫高他十公分,会是窃贼吗?若真如此,躺在房间主人身旁大剌剌睡着,也真是名天兵了。

 

他谨慎的观察仍在睡梦中的男人,比起检查财物,他更好奇为何男人是全裸的状态,更诡异的,自己也是裸体。

当灵幻查觉到双方都是裸体时,思绪一下子停摆,尽管保持着冷静神色,心跳却相反地加快。

全身布满吻痕,双腿间的红红紫紫更是触目,在隐密的地方有着如此多害臊的痕迹,腰腹在移动时更有着异常的抽痛……存在如此多的证据,灵幻不由得猜测:他跟身旁的男人发生了性爱的关系。

不会的。

他很快否定荒谬的猜测,犹然记得昨晚邀茂夫他们几个孩子来房间煮火锅并一同跨年,醉了、累了便倒头一睡,不可能梦游外出带个男人回来。

于是又回到原本问题,身旁的男人的身份为何?

 

灵幻的视线自裸体男人游移到四周,不安感更加扩大。

眼前不是他熟悉的房间。

他咽了一口水,纳闷自己怎么会在陌生的房间里迎接清晨,莫非昨夜真是梦游了?

更让他惊讶的,是墙上挂了几张他的照片,照片中位在他身旁的人有一张是茂夫,其他都是陌生的黑发男子。

 

灵幻特别留意某几张彷佛是自己,却更像是长了好几岁的自己,接着观察照片里陌生又熟悉的黑发男人,一张是他主动搂住男人的肩膀,脸贴脸的亲密样,另一张是生日派对上的接吻照,还有一张是男人自后方抱着他的腰并且亲吻他的脸颊。

须臾,他将目光拉回到此时正睡在他身旁的男人。

霎时间涌起荒诞的想法:此时睡得香甜的男人,正是照片中与自己状似亲昵的男人。

 

这猜测令灵幻干笑了几声,越笑越干涩,花了好几秒才回神。

先排除自己原先认定的跨年夜时空,也先别探讨茂夫那些孩子是否有在他家留宿。

假设此刻他所见墙上的照片全是真实而非虚构,事实上他也不认为有谁会大费周章开如此大的玩笑,那么从照片的互动看来,他与那位神似茂夫的男人是情侣。

 

他从男人与自己皆是裸体,且自己的身体布满了羞涩印记的情况看来,他更肯定这个猜测。

灵幻强迫自己冷静接受前一刻的假定,继续探讨的这名疑似“男朋友身份”的黑发男人,究竟是何许人物?

熟悉的发旋与茂夫相似,侧脸与那孩子的神似度更达了九成,对方适时清醒,睁开眼望向他的那双眸如此深邃神秘,让他慌张到直想逃离现场。

不可能,茂夫是14岁的小鬼头,绝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面前的男人。

他更不可能与茂夫发生性爱关系,他向来对同性恋是持开放的态度,然而若是自己成了当事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即便他接受同性之间的爱情,对象也不该是茂夫。

 

当对方开口喊出“灵幻师父,今天早餐想吃什么?”时,他的心情一下子掉入谷底,这可是连让他自欺欺人“对方只是强盗”的机会都不给予。

 

配合此时此刻情境,他即使不愿相信,也只能姑且这么一问:“不好意思,我想先确认一件事,你难道是龙套??”

 

长大茂夫片刻露出了他所熟悉的表情。

灵幻自认比一般人更瞭解茂夫,他很快读出此时的神情正说着:“这是什么无聊的玩笑?”

 

“今天不愚人节。”那一位茂夫如此淡淡说着。

 

当下是否身处错乱的时空已非重点了,而是为何他会与茂夫做爱?

无论时空为何,他坚信这辈子只会有茂夫一位弟子,唯一的爱徒……那么他是怎么误入歧途到染指那个单纯的孩子?

灵幻绝望的揉了揉太阳穴,半晌后倒头埋入被窝中。

这肯定只是一场梦,待他睡一觉醒来,一切会恢复原样。

对,一场梦罢了。

然而当他数到第10只羊,那名疑似长大茂夫的男人无预警的压了上来,亲昵的搂住他的腰,接着在他耳旁呼出暧昧的热气,亲吻舔过他的耳廓,低语:“师父……我昨晚让你太累了吗?”

 

灵幻一瞬间全身发热,颤抖着、屏息着,丝毫不敢有下一个动作。

天杀的,原来事实是他被这孩子染指!?

 

 

 

 

 

把上次那篇即兴文修改过

一边回味师徒,忽然灵感出现的小短篇

也算是让我找回文感的小故事……总之还在找回文敢中

 

六枋璟檀

2017.02.15.

https://www.plurk.com/ceriseberry

 


#靈能# #茂靈# #モブ霊# 我不敢在這邊直接標出這次文章創作的標題XDDDD

请点

http://ww1.sinaimg.cn/mw690/6ef7e6acjw1f9ak2yq44tj20c83vl171.jpg

http://paste.plurk.com/show/2453572/

路人超能100茂靈 (モブ霊) (龍套x靈幻)<不用給糖,我直接搗蛋 3 END>

灵能

茂灵   モブ霊

<不用给糖,我直接捣蛋 (3)>


请点

http://ww3.sinaimg.cn/mw1024/6ef7e6acjw1f92micxtm0j20c89g4hdc.jpg 

http://paste.plurk.com/show/2450819/







[路人100]<不用給糖,我直接搗蛋 2>茂靈 (モブ霊) (龍套x靈幻)

耽美BL同人
靈能百分百 / 路人超能100
茂靈 (モブ霊) (龍套x靈幻)
<不用給糖,我直接搗蛋 2>

師父生日快樂!!!
龍套整晚陪你喔!!!

其實我分段的 2 只有到 16層級 而已
但是我不想跟系統賭
所以就還是放連結了.............

請點
http://ww3.sinaimg.cn/mw1024/6ef7e6acjw1f8nldapzllj20c856sao8.jpg

或點
http://paste.plurk.com/show/2445328/


耽美BL-靈能-茂靈 (モブ霊)<不用給糖,我直接搗蛋 (1)>

 

耽美BL同人

灵能百分百 / 路人超能100

茂灵 (モブ霊) (龙套x灵幻)

 

<不用给糖,我直接捣蛋 (1)>

 

 

  • OOC

  • 师徒交往中

 

 

 

 

 

10月31日,TRICK OR TREAT并不只是一场游戏,不给糖就捣蛋的活动是让每个孩童学习索取欲望的日子。

 

影山茂夫自从认识灵幻新隆以来,每一年都会把这天的行程空下来,一同参与万圣节活动。

起初只是在相谈室里迎接一群又一群的可爱孩童,灵幻的说词是“不满足那群孩子的话,他们肯定会大闹的嘛!”或者“这一天是小孩子的日子,大人宠宠他们,也没什么。”

这个人真的很疼小孩子,茂夫想着。

 

在这一天的灵幻向来是属于所有来找他的孩子们,并非是专属于他的师父。

曾经几次灵幻会摸着他的头,安抚道:“你的糖果我早就包好最大包的了,晚点再拿给你。”

然而他并不是怕糖果被抢光,他真正想要的也不是糖果。

说到底灵幻只是他的师父,他没有资格限制灵幻把心思分给了谁,他只能不停压抑不愉快的心情,直到高一那年小酒窝的提醒,他才明白──“你这已经不是怕师父被抢走的心理了,而是恋爱阿,恋爱!”

尽管小酒窝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但他的一席话却让茂夫顿时明白,他一直以为暗恋着小蕾,蓦然回首,与灵幻之间的羁绊早已超过一切。

 

要说他觉得人生最顺利、最幸运的,就是向灵幻告白并顺利交往这件事;但若谈到最不顺利的,也是交往之后两人毫无进展这件事,不只是做爱,连接吻都未曾体验。

 

 

 

 

 

“不给糖,就捣蛋。”他面无表情地说着。

成年后的他已然锻炼到初中时所理想的“健硕体格”,棱角分明的脸庞映着成熟的男人气息,此时此刻的他说着俏皮话,显然有些格格不入。

 

茂夫深知灵幻享受万圣节活动,因此他一直配合对方的喜好到高一,直到高二发现‘喜欢灵幻的心情’之后,才开始拒绝被当成孩子对待。

灵幻好奇地笑道:“你现在不是不太喜欢被我当小鬼,怎么突然对活动积极起来?前几天你特别说过不要糖果的,我就没有准备了……不过,刚才发的还有剩……”

“师父,我现在是成年人了,对糖果不会有兴趣的。”茂夫静静地回道。“我现在只想‘捣蛋’。”

 

小孩子在万圣节这一日捣蛋是会被原谅的,然而茂夫已非孩童,他向来对此活动也兴趣缺缺。

灵幻当然不认为龙套想要的捣蛋是在房间内刮出龙卷风,看着龙套欲言又止的努了努唇,每当他出现这般神情就代表他有烦恼,并且多半是负面情绪。

 

“你阿,每次有心事就是这表情,你又在想什么困扰自己了?”

“……”

“说吧,说来听听阿。”

“师父,我们已经是情侣了。”

“嗯,交往快满两周了吧。”

“两周……”茂夫语重心长地重覆着,接着道:“但我们连接吻都没有。”

 

茂夫已然是名成熟男人,灵幻明白再也不可能半哄半骗的逃避掉情侣间的亲热事了,他神色一正,微笑道:“确实,我们也差不多该用成年人的方式交往。”

 

“师父,如果我说我想要的捣蛋就是跟你做爱,你会同意吗?”

 

灵幻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口,前一秒还在谈接吻,怎么马上跳了一个层级!?

他从龙套的眼神读出了危险的讯息,这孩子正散发浓烈的“雄性欲望”。

灵幻努力保持神色,他习惯性的用两根指头摸着下颔思考,喃喃道:“也是呢,你成年了嘛,很正常。”

交往快满14日的两人却一直只有牵手与拥抱,此时要求亲热是合理的=。

灵幻在同意交往时也想像过亲吻厮磨以及做爱的情景,然而他心里一直有个门槛跨不过去──他一路以来看着龙套长大,在他心底里,总是忘不了那个小小的身影,每当一回想便充满罪恶感,因此,灵幻一直处于被动与逃避的状态。

 

“但是今天还是不能,我家里没有保险套。”

灵幻说的确实是事实,他揉了揉茂夫的前发,彷佛在安慰没吃到糖的孩子。“接吻没问题,可是不用这么急着要今天做爱吧。”

茂夫沉吟,他的神情说明着:他已不再那么容易被敷衍过去了。他当下竖眉,轻哼一声。:“师父不用担心,小酒窝刚才塞了一些套子给我。”

 

今日并非愚人节,茂夫也从来不会任意开玩笑,更不可能寻他开心。

灵幻停格片刻,他不明白的是,小酒窝凑什么热闹,是存心想害他为难吗!?

只闻茂夫再道:“师父如果觉得有罪恶感的话,不用担心,一切交给我……事实上我本来也就打算这么做。”

望着那张如常沉静的面颜,灵幻瞠大了眼,明白茂夫早就看出他的犹豫了。

他想说些什么,但抢在他说出逃避的藉口之前,茂夫已然吻上他。

以舌尖勾勒唇的弧度后,咬住灵幻柔软的唇,舌头在唇内恣意品尝甘甜,比往常更带有侵略性的吻。

唾沫咽下的时喉结滑动了一下,在夜晚里形成暧昧的声音。茂夫吻上灵幻的颈子,齿尖轻轻啮咬,在颈窝处烙下属于他的记号。

灵幻有些吃痛的闭上一只眼,他捧起茂夫的脸颊问道:“龙套,你在不开心什么?应该不只是没有办法亲热而已吧?”

 

“是阿……”茂夫顿阵。“师父真是喜欢扮成吸血鬼咬别人的脖子,已经连续三年了。”

 

彷佛满溢至胸口的黑色情绪,一点一点侵蚀理智。

对于他压抑情绪的神情,灵幻再熟悉不过了。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9.28.

 

https://www.plurk.com/ceriseberry

 

 

其实这部分上周就写了,

本来想连同后面一起放,但这两周真的很多事要忙(然后事情都快用不完了台风还来乱OTZ)

一直无法尽速填完后面,想了想还是先放前面了

 

 


靈能百分百/茂靈:師徒(3)

耽美BL同人

靈能百分百

 

龍套x靈幻 (茂靈)

 

 

師徒(3)

 

*茂夫成年20歲大學生設定 (20x34)

*妄想多

*有自創角色,請小心避雷

 

 

 

 

人類之所以是人類,在於他的喜怒哀樂,在於他豐沛的情感。

倘若只存在理智之心,同鋒利如芒的利刃,傷了自己,也傷了愛自己的人。

 

 

 

 

 

本該是銀色浪漫的聖誕雪夜,卻被尖叫聲劃破天際。

 

祥和的社區裡有著數棟大廈公寓,其中B棟8樓住著一對的父子,他們極少與鄰居交流,鮮少出沒在大眾場合。木訥寡言的父親45歲,是名普通的公務員,而高挑秀氣的兒子年僅二十歲,個性內向,總是帶著不符年紀的陰鬱氣息。

這名青年本該在聖誕節享受歡愉氣氛,然而他卻於午夜鐘聲響起時,在他相依為命的父親面前自陽台跳樓了。

 

鮮紅的血液浸染尚未被白雪覆蓋的泥地,救護車在深夜裡尖銳地呼嘯而過。

男人於陽台看著一切宛如電影的情節,他悲愴的流淚,喃喃著:「這次該能結束了吧……可以了吧……」

 

 

 

 

 

 

「靈幻先生,我想委託您為我兒子除靈。」

 

靈幻新隆在新曆新年接到的第一通電話,便是惡靈相關的委託工作。

連幾日的落雪在今日清晨終於停息,元旦日迎來豔陽高照,令人額外精神颯爽。

 

「師父,早。」

仍在放假的茂夫一早便趕來相談室,與外頭晴空萬里的天氣正符,他露出難得一見的笑臉。

即便到大學已經比較能表達情緒,茂夫平時仍是掛著冷峻,不過多的心情起伏。靈幻結束通話時留意到茂夫臉上的喜悅,意外道:「早阿,你今天心情看來不錯。」

「我做了個好夢。」

「喔?聽說每年的初夢都會很準,恭喜你啦!吃過早餐了嗎?」

「我已經帶早餐來了,就是打算跟師父一起吃的。」

 

他自茂夫中學時便常叮嚀他「紳士」該有的行徑以及「男友」該有作為,他確實是把茂夫培育成一名好丈夫人選,豈料茂夫所學習過去的溫柔體貼,後來只專門對他。

 

戀愛就像心中有塊花圃,你會先聆聽到種子灑落的聲音,土壤被翻撥,雨水的滋潤,隨著暖陽而逐漸茁壯。

靈幻新隆的花圃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破壞,他總會在嫩芽剛長出時狠下心踩踏。

但無論他如何抑制花草繁茂,中央那棵樹怎麼也無法砍斷,他拼了命的嘗試過,他賣了力的努力過,那棵樹仍舊屹立不搖,甚至枝葉一日一日茂盛,主幹一年一年擴大直徑長度。

在他回神之時,樹木已茁壯到他只能仰望的地步。

 

 

 

師徒兩人面對面坐在熟悉的座位,享用茂夫帶來的速食餐點。

「說起來,龍套,你的初夢到底夢到什麼?瞧你今天一臉好心情。」

「我夢到我跟師父正式交往了。」

所謂的拿磚頭砸自己的腳,就是這個情形吧。

靈幻時常在想,究竟是他運氣不好,總是無意識挑錯話題,還是龍套特別會繞話題到兩人的關係?

靈幻若有所思的「喔」了一聲,繼續埋頭吃自己的漢堡。

「那我們何時會交往?」

「今年春天,因為背景有櫻花盛開。」

「嘿,就算是春天,也不見是今年吧。」

「一定會是今年的。」

茂夫篤定的凝視著靈幻,那眼神說明著:無論是不是今年,他都會讓夢境在今年實現。

靈幻再繼續埋頭吃自己的漢堡。

 

茂夫自從大學之後開始不避諱的表達對他的情感,靈幻到目前為止也已經習慣他毫不遮眼的凝視了。

要說他唯一覺得不方便的,即是以往在茂夫面前是輕鬆自在的品嚐美食,吃到滿嘴醬汁也毫不在乎,但如今意識到彼此感情,靈幻不由得開始保持形象。

 

龍套自然發現到靈幻的變化,原以為是自己多心,但一個人的習慣是難以改變的,因此在他發現好幾次「靈幻是意識到什麼才細嚼慢嚥」的情況後,他忍不住道:「師父,你最近吃東西好拘謹。」

靈幻聞言只是聳了聳肩,漫不經心的回著:「沒有吧,我只是更加注意用餐禮儀,畢竟不能給你不好的示範阿。」

若是對中學生的茂夫,或許是個好理由,但如今茂夫已然成年,對於用餐禮儀又怎麼還會需要所謂的示範?

 

「我希望師父能跟以前一樣,在我面前完全放鬆。」不待靈幻回言,他追著再道:「而且,我覺得師父大口大口吃東西的樣子很可愛。」

這是真心話,他認為靈幻在他面前不顧形象,正代表靈幻把他當成親密的人。

 

靈幻故作鎮定的喝一口飲料,但耳根已經染紅。

他一個大男人被形容為「可愛」,還是被小14歲的徒弟安慰「豪邁的吃相是可愛的表現」,實在是令他哭笑不得。

「被你這麼一說,我就更加沒辦法放鬆的吃東西啦!」

「唉?!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快吃吧,已經跟委託人約好時間了。」

 

靈幻新隆的花圃無限繁茂著,完全不照他所希望的荒廢死寂,反而是生機盎然。

他在日陽下揮汗斬除腳邊的花草,一回眸卻發現樹梢上已經被築了鳥巢,吱吱喳喳的繁衍下一代。

一股暖意上心頭,靈幻一見到那一窩的鳥家庭,溫馨的融洽氣氛,手上的斧頭更不可能揮下去了。

但任由樹木茁壯下去,又該如何是好?

 

 

 

「青山先生單方面說他兒子被附身,我們還是得親眼見過才能確定是不是真有惡靈。」

靈幻簡單的為龍套說明方才的委託內容,手上的餐點也已解決完畢。

日陽悄悄爬至兩人的身上,彼此的影子在地板上觸碰在一起。

靈幻盯著影子一陣,想挪點距離讓影子分開些,龍套卻在此時忽然接話,他只好若作自然的保持姿勢。

「師父真是工作狂,今天明明是元旦。」

「嘛,反正也沒其他事做,何況元旦還會打電話來的話,代表是真的很困擾吧……不過對你是比較不好意思啦,晚點再請你吃大餐。」

「我沒有關係,我本來就打算今天一整天都跟師父在一起的。」

靈幻有些害羞的清了下喉嚨,若作自然的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距離相談所大約只有三個公車站的距離,當兩人並排等待隊伍時,靈幻留意到身旁的茂夫已經高出他半個頭,肩膀也比他寬闊。

已經不能稱他為孩子了,茂夫一直超越他期待的成長著,本該是穩穩的步履在他身後,不知不覺已經領先於他,甚至換成茂夫拉著他的手往前。

 

「師父,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靈幻把頭往旁一撇。「沒有沒有,我只是在想,我忘記帶我的鹽巴了。」他總不可能明白說出:他又看著益發俊挺的龍套發愣了。

 

靈換發現心中的花圃繼續無限延伸範圍,已經到了他無法控制的地步。

靈幻是早就放棄砍斷最中央的巨樹了,至少他得控制周圍的花叢吧,然而眨眼間,無數的紫色花朵在他周圍盛開,風吹起的花海將他整個人淹沒,一朵朵在他耳旁喊著:放棄吧!接受吧!……不停重覆著。

靈幻在紫色花叢中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深深地、長長地逸出了一口氣。

看來他的花圃是一輩子也不可能荒蕪了。

 

 

 

約20分鐘後下了公車,兩人再步行5分鐘到達青山先生的住宅。

男主人正是他們的委託人,名喚青山嘉成,是一位年約45歲的公務員,沉默寡言,蒼白的皮膚讓他看上去無精打采。

嘉成無神的雙眼打量著師徒兩人好一片刻,聽著靈幻舌燦蓮花的說明除靈本事,情緒才稍微和緩。

 

嘉成的獨子青山練矢與龍套同樣是20歲的大學生,在邁往練矢的房間途中,靈幻留意到牆上掛著好幾張照片,全是父子倆的出遊合照。

「你們父子倆感情很好。」

這應該是人際互動的正常對話,卻讓前方的嘉成遲疑了腳步,隨後才保持禮貌的向靈幻解釋道:「他母親在他三歲時就跟我離婚了,他是我一手帶大的。原本是可愛的孩子,但自從五年前他遇上車禍之後,就開始不像人類了。」嘉成開始渾身顫抖。「他應該好幾次都要死了的,而且聖誕節那晚也確實跳樓了,但是,竟然隔天就完全復原,他……」

 

靈幻沉吟片刻。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什麼可疑行徑嗎?」

嘉成聞言立即禁聲,緊張地搖了搖頭,似乎不願意深談,靈幻沒有勉強他,而龍套則從接近這棟公寓時便一直保持警戒,並隨時緊側在靈幻的身旁。

 

「是很強大的靈嗎?龍套。」

「感覺不太好對付。」

「真意外,我還以為頂多只是個小惡靈,只要別跟最上一樣就行了。」

「……倒是不至於有那麼強。」

 

語落下的同時,三人也來到練矢的房間門前,嘉成轉身朝他們道:「我讓他喝了安眠藥,現在應該睡得正好,請你們趁現在把惡靈趕走吧。」

「不好意思,青山先生,實際狀況如何我們還是得先看過本人後才能跟您……」

靈幻語未畢,嘉成身後的房門便無預警的被開啟,硬生生打斷三人的對視。

 

一名俊秀的青年出現在門後,漆黑的雙眸如一潭死水,手上握著一隻沾了水彩的畫筆,模樣看上去並非嘉成所認為的正在入睡。

倘若這名青年沒有被什麼靈附身的話,原則上他是青山練矢。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9.15.

https://www.plurk.com/ceriseberry

 

不小心爆字數,先放出這一部分

我想(4)應該不會拖太久就會放上的

 

然後,自創人物不會佔太多部分的,請放心

 

中秋節快樂(笑)


靈能100 龍套x靈幻 (茂靈) (モブ霊) 師徒<2>

耽美BL同人
灵能百分百 (路人超能100)

龙套x灵幻 (茂灵) (モブ霊)


师徒(2)

* 茂夫成年20岁大学生设定 (20x34)
* 妄想多






街道传来赞叹主的诗歌声,天籁之音悠扬,彷佛心灵皆被洗净。
灵幻并非信徒,但他学过几首作为净化恶灵的方式,说来也足够他自豪,他的歌喉颇受妇女欢迎,具有疗愈的效果。

“师父连歌唱都很厉害耶……”
茂夫第一次听灵幻唱诗歌时,听得有些如痴如醉,再现初次见面对他憧憬不已的小学生模样。
喜孜孜的灵幻被称赞时反而害羞的清了一下喉咙。“嘛……这也是除灵必备的技能啦,等你大一点我再教你!”

后来,灵幻实际上“没有灵力”的秘密被媒体揭橥于世,这个承诺也就这么被遗忘了。



落雨降下的温度适时在入夜时产生纷飞的细雪,在耶诞夜里漫天飞舞,令人心醉的银色圣诞雪景。灵幻忆起孩提时祖母告诉他的传说──对初雪许愿,愿望会实现。
他伸手一抓,握住了落雪,思量一阵后依旧没有许下任何愿望。
白雪渐渐融化于掌心,初雪会带来奇迹终究是骗人的把戏,他早已是个不相信童话的大人了。

屋里的青年默不作声的走到身旁,模仿他的动作将初雪紧紧握住,闭起双眼好一片刻,这画面让灵幻想起茂夫初中三年级时也曾在他的住处握着初雪许愿。

那时茂夫仍是个青涩的孩子,尽管表情不多却已经比初次见面时更有情绪。“希望师父也会喜欢上我。”
灵幻不小心听见他的愿望,基于礼貌原本不想出声,但身为师父的他忍不住提醒道:“龙套,许愿时一般不会说出愿望的啦!”
“喔、对耶……”
“而且你的愿望太奇怪了,我最近做了什么让你以为我讨厌你吗?”
“唔……嗯……没有……”
茂夫当时支支吾吾的腼腆笑了,灵幻记得那张笑容多么可爱,一直到茂夫进入大学,两人相处的互动越来越暧昧,他事后回想才发现,或许那时的茂夫就已经喜欢上他……不,搞不好更早之前。



“师父,你刚才有许愿吗?”
面前是已经成年的茂夫,他张开手心,融化的白雪化成冰水湿了手掌,他缓缓看向灵幻,月光将他逐渐成熟的轮廓勾勒得格外分明。
灵幻望着他有些心悸,却强迫自己别开视线,仰看着不停飘下细雪的天顶,喃喃道:“我早就过相信许愿的年纪了吧!你们年轻人相信就好。”

他不该带茂夫回到住处的。
在圣诞节带着与自己关系变暧昧的徒弟回到住处,脑袋到底装些什么?灵幻新隆觉得自己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但他也很清楚,无论如何懊悔,从初次见面时起,他就无法拒绝这孩子的希求。





傍晚,在相谈室里他第一次有些严厉的质问茂夫。“为什么圣诞节不跟女孩子过,偏偏来找我?”
他想,这是身为师父的自己必须筑的墙,他该将茂夫导向最顺坦的人生道路。
他刻意在这么重要的日子放茂夫一天假,也预设好茂夫即使不会找女孩子,也会跟朋友们过节的。
他刻意保持两人的距离,也刻意避开茂夫被告白的场面,然而一切的刻意全被茂夫笔直朝向他的勇气破坏了。

茂夫面对灵幻有些严肃的面容,他只是轻声回问:“那么师父,你刚才为什么要‘刻意’绕远路?”

灵幻沉吟,有些感叹茂夫又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
以为这孩子不懂得观察周遭,或者即使察觉到他当时人就在附近,也不会对于他避开碰面的举动有所怀疑……没料,茂夫敏锐得很。
是的,他所安排的一切‘刻意’,在在只是不言而喻的把自己的心情袒露出来。

“是因为那个学妹的关系吧。”茂夫肯定的说着,接着逼近他,如同方才小酒窝靠近的距离。
但不同的,是灵幻与小酒窝对谈时一派惬意,但他面对茂夫却如坐针毡。
“为什么有学妹在场,师父就不敢从我身边经过了呢?”
茂夫的双眸犀利得慑人,让灵幻心虚的换了下坐姿,尴尬的扯了扯唇。“我看你们气氛正好,不好意思打扰。而且今天正好有新杂志出版,就绕去书店了,不信你问小酒窝。”

“我相信师父的话,师父要我相信,我就相信。”
“龙套……”
“可是我发现一直这样是不行的,你永远把我当小孩子。”
“没有这回事,我知道你已经长大了。”
“师父,你从来没有跟上次的相亲对象约会过,你真的喜欢那个人吗?”
“……喜欢阿,只是我们都太忙了,只能网路联络……龙套,你别再问了。”
“那么师父你刻意避开学妹对我告白的场面,是因为你很在意吗?”
“龙套,我要你别再说了!”

情急之下,他按住还打算继续逼问他的那张嘴,他从不知道茂夫也能这么滔滔不绝地说话,刚才一分钟内几乎把一小时的份都说完了。
未料茂夫片刻拉住灵幻的那只手,朝他手心轻轻舔过,热舌划过手掌的瞬间令灵幻自手心发烫至心窝。他赶紧抽回手,须臾,茂夫凑了上来吻住他的唇。
意料之外的吻,起初有些苦涩,吮吻中却带出甘甜,浓烈得彷佛是龙套想证明自己早已是名成年人。
若非煞风景的手机讯息声让灵幻适时拉回理智,恐怕就这么顺从欲望下去……

两人分开拥抱后保持静默好一阵,彷佛针扎在地都听得清楚,逼人于死地的窒息感。
灵幻以为保持距离就会处在安全地带,他没料到茂夫会自动越过界限,毫不犹豫地进入最危险的区域。
他更对自己失望透顶,他只抗拒了几秒便沉醉在与龙套的热吻里,方才满脑子为人师表的正气凛然到哪去了?
茂夫对自己的情感或许是因为憧憬才产生的,但自己又是为何呢?居然会被相差这么多岁的青年吸引……
“龙套……我们都先冷静一下。”

他身旁的茂夫一如既往地观察着灵幻,他的师父此刻正因为他的举止而旁徨与不安,他有些后悔。
方才纯粹怕继续沉默下去,会被灵幻四两拨千斤的带过话题,会一辈子被当作小鬼头,才有些着急的吻了上去,尽管这会是让他回味无穷的回忆,茂夫舔了舔因为亲吻而湿润的唇,斟酌之后恢复往常的态度,那是灵幻所熟悉的影山茂夫。
“师父,我不提那些了。”
灵幻见状也故作轻松。“……那好,我们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
茂夫听着这句时满腹心思,却仍决定先不纠结于此。“师父,我可以去你家过圣诞节吗?就像以前那样。”

灵幻自然会答应茂夫的请求,因为从以前到现在,他都是个疼爱徒弟的好师父。





家人们早已认识灵幻,得知茂夫是要在灵幻住处过夜也很放心。

“我早就过相信许愿的年纪了吧!你们年轻人相信就好。”

他记得灵幻不信许愿这件事,但告诉他不少关于许愿励志故事的人,也是灵幻。
茂夫回道:“师父,小时候我对自己的能力感到害怕,希望有谁能帮助我,后来,在我11岁时真的遇到这么一个人……我的愿望有实现,许愿还是有效果的。”

灵幻有些自豪,好心情上扬的他笑了笑地回应:“其实你遇到的那个人,他也很高兴遇到你。”
难得听师父坦白,茂夫一阵恍神,定了定心后再道:“可是师父,我后来的愿望都没有实现了。”
“呵,像是什么?考试满分之类的吗?”
“我希望‘灵幻师父能喜欢上我’,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实现……的样子。”

茂夫认真凝视着灵幻。
“师父,我有机会实现这个愿望吗?”

多少年了,仍保持一样的愿望。
面对那双深邃的黑眸子,灵幻紧张地咽了一口水,尴尬不已的避开视线。
“我觉得………”灵幻犹豫万分,最后仍糊弄过去的笑了笑。“老天爷可能不太懂凡人的恋爱,帮不上忙。”


龙套……
事实上,老天爷早就帮你实现愿望了。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9.04.

我昨天终于把漫画“最上篇”看完了!
其他人忙着逃命,灵幻却坚信龙套会回来的在他身边等他,那份坚贞的爱真是太动人了
(虽然是傲娇的用其他理由对小酒窝解释)



[靈能]<貓舌頭>茂靈 (モブ霊) (龍套x靈幻)

耽美同人 / 靈能百分百 / 路人超能100
茂靈 (モブ霊) (龍套x靈幻)

<貓舌頭>



OOC有





靈幻師父感冒了。

正值放學之際,靈幻傳來一封訊息:
「抱歉,龍套。
我身體不太舒服,休息一天,你今天不用來幫忙了。」

在他的記憶裡,靈幻相當敬業,若非真的是難受到無法工作是不會輕易歇息的。
「畢竟這是服務業該有的精神啊!」
他記得靈幻當時這麼說著之後,因為感冒而打了個大噴嚏。
單就靈幻時常為上門求助的客戶「馬殺雞」按摩這件事,「靈幻相談所」確實是能夠看作為一項服務業。

影山茂夫向家人報備之後便邁往靈幻的住所,自從知道師父的住處之後,他在非工作的時間也會帶著作業來到靈幻的住處,只要在靈幻的身邊,他就能順利完成作業。
這不是超能力能辦到的,何況靈幻既無超能力也不會特別指導他,但只要在靈幻的身邊他便能安定心靈。

他在靈幻住家附近買了兩盒章魚燒,先在門外打了一通電話通知靈幻。
「師父,你應該還沒吃吧?我幫你帶晚餐來了,開個門好嗎?」

電話另一端的聲音有些微弱,與平時充滿自信與朝氣的口吻大不相同,這讓茂夫更加擔心了,儘管他的表情並未有明顯的變化。


「師父,你有去拿藥了嗎?」
靈幻疲累的靠著門邊,一臉倦樣的他點了點頭。「我沒事,你先回家吧,今天不太舒服,就不招呼你了阿。」
「喔,我帶了我們的晚餐,一起吃吧。」
貌似沒有聽懂靈幻的意思,茂夫的眼神裡寫滿著「請讓我進門」的暗示,靈幻雖然讀出了,仍只是將袋子接過去。「謝啦!你先回去吧,被傳染就不好了,你還要唸書的。」
「可是師父,帶回去吃的話會冷掉。」
平平靜靜的語氣,卻感覺得到他的堅持,即便靈幻此時狠心鎖上門,茂夫也不打算就這麼離去。
當然,要破壞靈幻所設置的家門鎖對茂夫而言並不是難事,只是他答應過師父,不會濫用自己的能力。

「……好吧。」靈幻煩惱片刻,考量後還是妥協了。
罷了,畢竟於情於理,都不該讓茂夫就這麼悵然離去。

這次的流行性感冒讓靈幻連坐著談話都有些吃力,茂夫扶著他的腰,小心翼翼地陪他回到床上。
「師父,要先吃晚餐才能睡喔。」
茂夫好聲哄著,他買的章魚燒對毫無胃口的靈幻而言,確實方便食用。
只是靈幻是天生的貓舌頭,特別怕燙的食物。
「好燙!」
這溫度對一般人而言差不多可以吞下肚了,但對靈幻而言卻仍需要多吹幾下。
他虛弱地對章魚燒吹幾口,茂夫見狀接了過去,靈幻以為茂夫是要用超能力讓食物降溫,沒料也只是普通的幫他吹涼罷了。

「師父,我喂你。」

靈幻愣了愣,他以為他聽錯了,但茂夫的動作讓他很快明白:他聽的很清楚。
「呃……」
猶豫片刻,他這麼個28歲大男人被一個14歲初中生喂食,成何體統?「……龍套,像平常那樣,用超能力把食物送進我嘴裡就好。」
茂夫猶豫一陣,但仍沒退讓。
「小時候我感冒時,媽媽這樣喂我,我都會好得特別快。」
「我知道你說的,但那是對小孩子才有效,我已經……」
「可是師父現在連握個竹籤,手都在發抖了。」
茂夫仍是靜靜的握著插上章魚燒丸子的竹叉子,眼神堅定的望著師父。
這孩子平時脾氣甚好,在靈幻指點人生路途時也不會堅持己見的認真鈴聽;;然而有時,當他對某件事物特別執著時,即使是身為師父的他也無法改變想法。

章魚燒已經送到面前了,靈幻清楚茂夫只是想表達關心,但礙於面子仍在掙扎,他謹慎地問道:「小酒窩應該沒在屋裡吧?」
「小酒窩?……沒有阿,他一早就不見人影了。」

靈幻聞言鬆口氣,橫豎屋內只有師徒兩人,索性就順茂夫的意吧!
他嘗試咬了一口,當發覺沒有想像中羞恥時,靈幻才放心地一口再一口,有茂夫幫他吹涼,很快就把一整盒章魚燒解決完畢。
怪的是,儘管面前的茂夫面無表情,他卻莫名感覺這孩子此時正愉悅著好心情,或許是因為「難得有機會照顧到師父」的關係吧?

「龍套,今天你喂我的事,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阿,知道嗎?」
靈幻害羞到連耳根都紅了,他一邊服藥,一邊慎重的叮嚀茂夫。

茂夫點點頭。「我知道了。」
目光一直留意靈幻唇邊的醬汁以及海苔屑,往常總是他提醒靈幻,或者直接幫靈幻擦拭乾淨。
然而今日,他平靜的看著靈幻躺下來休息,他沒有像平常那樣拿出自己的手帕幫靈幻擦拭嘴唇,取而代之的是伏下身,舌尖溫柔輕舔靈幻的唇。
被他舔吻的靈幻因為嚇傻了,僵直的躺在床上,腦袋空白之下不知該作何反應。
一直到茂夫吻過嘴唇附近所有的醬汁,等到他覺得乾淨了、滿意了,才結束連靈幻都不知道該不該稱為「接吻」的舉動。

「師父你好好休息,我去客廳寫作業,有需要什麼的話再喊我。」

茂夫一臉平靜,感覺不到他的情緒,也無法猜測他到底想些什麼,或許,根本什麼也沒有多想。
靈幻愣愣的目送茂夫離開臥室,他覺得感冒症狀似乎更嚴重了,因為渾身上下正前所未有地發燙著。



翌日,靈幻雖然還未痊癒,但精神已經恢復不少,這一天可以正常工作了,然而一早卻收到茂夫傳來的訊息:「師父對不起,因為感冒,今天大概無法去幫忙了。」。




完結

六枋璟檀
2016.08.30.



因為接吻,龍套被靈幻傳染感冒了
師父快,換你去探病了!

靈能 茂靈

靈能

茂靈

推特這個tag可以看到很多糧
#モブ霊版ワンドロ 

直接戳
https://twitter.com/hashtag/%E3%83%A2%E3%83%96%E9%9C%8A%E7%89%88%E3%83%AF%E3%83%B3%E3%83%89%E3%83%AD?src=hash



[靈能百分百]師徒<1>龍套x靈幻 (茂靈)

耽美BL同人
灵能百分百

龙套x灵幻 (茂灵)
微酒窝灵


师徒(1)

* 茂夫成年20岁大学生设定 (20x34)
* 妄想多

这篇当然不是圣诞贺文(时间也差太远)
只是想用这个梗当开头而已
((((希望这篇故事不会到圣诞节才填完坑(合掌)))))







“同志婚姻法制化的不可行”
杂志封面斗大的标题引起灵幻的留意,他若作自然的翻了几页,杂志里有几位鼎鼎大名的博士高谈阔论,分析日本社会普遍的保守风气与全球化冲击下的文化冲突。
重点几乎围绕在同性恋在社会上难以立足以及如何靠医学治疗的话题,灵幻大略扫看后觉得索然无味的放回杂志本,取回店员为他加热好的便当后离开了大排长龙的超商。

他在雨幕里沿着熟悉的路程漫步,刚结束一份委托,正准备悠悠闲闲地回工作室。
由于是圣诞节日,沿途擦身而过的人群比往常多了两倍,特别是成双的情侣更是占据街头的大部分空间,光是等待红绿灯的人群里便超过一半都是情侣。
真是青春阿。
灵幻有些慨叹的看着这群学生情侣,而他早已经脱离甘甜的青春时代许久了。
尽管老家常传来催婚的讯息,然而他尚未有心情去寻找能让他悸动的女性,工作忙碌是说服家人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则足以他感叹人生失败。

绿灯亮起,当他迈开步伐时留意到对面街道上有熟悉的人影,是他的得意弟子影山茂夫,事情常常就是这么巧,脑海里才回忆起某个人,当事人便映入眼帘里。
茂夫垂首时黑直发几乎遮住双眸,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他的前方有一名长发的可爱女孩,有点像他的初恋小蕾,正笑着腼腆地拉着茂夫的手臂。
灵幻嗅到恋爱的味道,伴随着店家传来的圣诞音乐,两人几乎融入了节日气氛。

他一步一步越来越靠近,并在离茂夫几步距离之处观察他们一阵,但他不打算喊声。
他刻意朝另一个方向前进,避开了被茂夫发现的可能。


“为什么你要刻意绕远路?灵幻,不跟茂夫打个招呼吗?”
“那你又为什么刻意要跟上来?小酒窝。”


小酒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地接着道:“那女孩正在告白呢,我怎么能打扰?虽然不是小蕾,茂夫应该也很开心吧。”接着自身后飞到他的面前。“你的弟子现在在学校很受欢迎喔,羡慕吧!”

灵幻有一瞬间迟疑,往常他肯定会对此自豪,此时却是思量一阵后才笑着露出身为师表的骄傲神情。
“这是当然的吧!既然是我灵幻新隆的徒弟,一定会受欢迎的嘛。”

小酒窝当然没有错过那刹那的犹豫,若有所思的望着灵幻的背影,忽然闪出狡黠的目光,继续尾随着灵幻的脚步跟了上去。





三日前,灵幻因为熬夜查资料而精神不济,趁着午后没有任何预约,关上了工作室在沙发上好好地补眠。
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觉上方有人接近,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时发现茂夫正压在他身上,与他仅有鼻息距离,彷佛下一片刻就要接吻。
顷刻间他从身体上承载的重量意识到茂夫真的成年了,健硕的身材归功于肉体改造社,身高也早已超越他,望着年轻又益发帅气的茂夫,他有些恍神。
“那个、我……”茂夫紧张到有些结巴,即使是大学生了,口才仍不太流利。
两人之间的暧昧距离近到只是呼出几个字便有灼热的气息在打转。“我只是想帮师父盖个被子……”
他赶紧退了开来,满脸通红的坐到一旁。
该是很平常的师徒互动,然而灵幻却也跟着耳根发烫了。


“龙套,你不是应该在上课?”
“今天下午没排课。”
灵幻仍不时混杂龙套还是中学生的记忆,总忘记大学的上课时间比较弹性。
初中时,茂夫会极力争取参与社团,他们俩自从达成共识后,灵幻便不再过度限制茂夫如何运用时间。
高中时,茂夫有升学压力,灵幻让他的打工时间更弹性。
按照一般孩子的成长过程,大学更应该是体验多采多姿生活的开始,然而茂夫却反常的比以往更常来到他的工作室帮忙。

他们相处的时间变多了,这之间灵幻发现一件不寻常的事,茂夫注视他的目光比往年更强烈,眉目藏有更多的话语,那已不再是纯粹的憧憬,而是夹杂着青涩与酸甜的爱恋。
他不该发现这件事的,因为在发现茂夫情感的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埋在心中已久的心情。

“师父,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们各坐在沙发两边,茂夫的声音细如蚊,灵幻却听得很清楚。

茂夫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他不忍伤害,但更不忍让茂夫迈往辛苦的人生道路──同性恋在社会上生活会被歧视的。
他们彼此吸引只是一时错觉,他这么说服自己,也想这么说服茂夫。
于是,他再一次欺骗了自己的爱徒。
“有阿。”灵幻笑了笑。“就是上次的相亲对象。”

只要彼此保持适当距离,一切就会回归正常。





“灵幻,这种难得的日子,不是应该休息吗?”
回到相谈室后,小酒窝化成了人类模样坐在身旁,外表看起来就是个西装笔挺的菁英份子。“圣诞节一个人在这边吃便利商店的便当,不觉得有点可怜?”

灵幻擦了擦唇,哼了一声。
“做什么没事跟年轻人在外面挤?何况搞不好有人需要找我灵幻大师帮忙啊!”

小酒窝不相信地笑着,却未反驳他的理由,随即凑近到灵幻的面前,压低声的引诱道:“反正这日子不会有人上门,不如我们来做些适合节日气氛的事情。”
“……适合节日气氛的事情,比如说?”
“圣诞节嘛,外头约会逛街是年轻人的事,我们呢,就做些适合大人、适合夜晚的事。”
“比如说?”
灵幻不疾不徐的再问了一次,双手搭在胸前,挑眉的看向小酒窝。
他是明白意思的,但并未被小酒窝的逗弄就吓得惊慌失措。
正因为他很清楚小酒窝不是认真的,肯定只是觉得有趣,在试探他的反应,因此灵幻更不可能表现出小酒窝想看的害羞情绪。
这阵子小酒窝会有意无意地对他做些多余的举动,他也有些好奇小酒窝有胆子作弄到什么程度?

“例如像是……”小酒窝以拇指抚摸灵幻的唇,凑得更近了。“接吻、拥抱……以及做爱。”
在唇片几乎要触碰到时,小酒窝忽然弹跳起身,英挺的身影“碰”的一声消失,恢复成绿色灵体的姿态,在空中不停打滚。
“好痛──”小酒窝揉着受伤冒烟的肩膀,朝灵幻身后忽然出现的人影大吼。“你该不会是想杀了我吧,茂夫!?”

“我说过,不要随便开师父的玩笑。”茂夫沉着脸,神色阴暗的瞪着险些对灵幻做些不轨行为的他。
胆敢再有动作,茂夫随时会再出手。
小酒窝见状,识趣的举起双手,他晃着身体缓缓飞到茂夫的面前。“好好好,我把‘你的师父’还给你。”他的手搭上了茂夫的肩膀。“但是茂夫,明明有个女孩子邀请你过圣诞节,你为什么要浪费大好机会地跑来这?”

“如果我没来的话,你打算对师父做什么?”
茂夫压低了声音,斜看向他,小酒窝对他暴发前的姿态再清楚不过,倘若继续飙高情绪,到时他就不是手疼了一下这么简单。
小酒窝明白自己是不能再多说一句话了,自讨没趣的他赶紧逃离了现场。

现场留下师徒两人,茂夫静静的走向灵幻,一直到两人并坐,确认师父无恙,他的情绪才缓了下来,但仍有些不放心,他问道:“师父,小酒窝没对你做些什么奇怪的事吧?”
灵幻避开问题,只是望着他叹了一口气。
“小酒窝没说错,你应该跟那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起过圣诞节,为什么跑来这?”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26.

我掉入灵能坑很快,看完动画三集就掉了
然后很快就确定往“茂灵”发展,一掉就掉好深,这番跟这配对真是太有魔性了,会中毒!


刀劍亂舞:太江 -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下)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下)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https://paste.plurk.com/show/2419599/

http://ww4.sinaimg.cn/mw1024/6ef7e6acjw1f6vyj467k5j20c83ihkcl.jpg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太郎江雪: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中)

30题挑战

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中)

 

耽美同人/ 刀剑乱舞

太郎江雪

 

如与原作有冲突还请包涵

 

 

 

如他所料,江雪不曾与人交往,平时也不太留意周遭生活事物,对于情爱的理解会比一般人来得慢。

他轻轻握住对方紧张的双手,解释着:“先保持原来的互动方式就好,再顺其自然的改变,毋须烦恼。”

闻言,江雪怔了怔,他感到讶异。“可是……既然是情侣,不需要做些特别的事情吗?”

 

“是的,现阶段不用,这样就够了。”

 

温柔的太郎太刀,不曾勉强过他。

江雪望见对方笑容的瞬间,明白了一件事:太郎太刀又在配合他的步调了。

尽管他对于情侣的互动只有粗略概念,也清楚不可能止于喝茶闲聊而已,恐怕正是因为他不够理解情爱之事,才没有对他提出需求。

 

翌日,太郎太刀带领小队出战,他在三日之后也随着另一个小队出征。

虽然两人确认了彼此心意,在那之后却完全没有机会相处,无法再次深谈,他满腹心思就这么沉甸甸的堆积着。

 

约莫半个月后小队凯旋回到本丸,然而太郎太刀仍未归来。

江雪在经过太郎太刀的房间时驻足一阵,望着一片漆黑的房间,那一晚感觉额外冷凉。

独自一个人泡茶,独自一个人翻阅古籍,尽管宗三与小夜偶尔会来他的房间,他仍觉得空荡荡的。

 

再过了半个月,太郎太刀的队伍平安抵达,他还未接到消息,太郎太刀已先到他房里,一拉开门便被太郎太刀紧紧拥住。

“江雪,我很想你。”

温柔的嗓音在他的心湖里荡漾出涟漪,心头小鹿乱撞,他更加确定了,太郎太刀在他心里已经有着特别的地位。

 

 

许久未曾享受两人的午后时光,江雪挑了太郎最喜欢的茶叶,并坐享用宗三提供的点心,一如往常那般的轻松交谈着。

看似未变,江雪对太郎的想法却悄然改变,太郎不在身边的这段时间,他反覆思考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很清楚他若不愿意有更加亲密的举动,太郎太刀也会接纳他的决定,压抑自己的想法,但这是他所不愿见的。

所谓的情侣,自然希望能做些对方开心的事。

 

“江雪,有心事?”

太郎太刀察觉他的分心,江雪摇了摇头,忽然鼓足勇气凑近对方的唇。

那是个不确定试探性的吻,在太郎太刀未做回应之前,他再覆上一吻。

他以为太郎太刀会喜悦接受,未料却是一脸诧异,与宗三假设的情况全然不同,这令江雪皱起眉头。“我听说情侣都要做这种事的。”

 

太郎太刀闻言才回神,有些害羞的抚摸着自己的唇,尽管两次亲吻都如蜻蜓点水,他已经满脸通红,他赶紧追问:“这难道是宗三的建议?”

“对。”

江雪静静的说着,尽管与他接吻了,却仍如冰雪那般未有情感起伏,这也是他常被误会冷漠无情的原因,然而太郎很清楚纯粹是江雪不擅长表达情绪,他所认识的江雪可是他人所无法想像的可爱。

此时此刻,依他对江雪理解,该是因为江雪已察觉到情感因此才想做些改变吧。

明白江雪越来越在意他,他自然是远比起打胜战更加喜悦。

 

“宗三还说……”江雪顿阵。“要你教我怎么做爱。”

 

太郎太刀苦笑。

宗三阿宗三,刻意设陷,并且要他收拾局面吗?!

他对江雪当然有性欲,他只是不愿勉强江雪迎合他的需求,因此即使只限于精神上的恋爱也很足够。

他尝试安抚江雪。“江雪,不用急着这种事,现在的相处方式就很愉快了。”

江雪凝视着认真想劝阻他的太郎。

太郎太刀没有出现宗三所言‘喜出望外’,反而是一再推阻,这令江雪有些失落。

弄巧成拙了吗?他低声道:“但你完全没有教我的念头吧,我虽然不太懂,但我很清楚情侣之间不可能只是喝茶牵手的。”

 

太郎太刀正面临棘手的问题,当心仪已久的人主动邀约床笫之事,如何拒绝?

再不逃离此地,将无法悬崖勒马,他很清楚却无法移开江雪的视线,他更不忍见江雪流露失落的神情。

 

“还是说,太郎你其实不想碰我?”

“不是,真的不是。”

“那么请你告诉我,情侣之间除了亲吻之外要如何增进感情。”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我又爆字数了,只好再分一篇。。。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太郎江雪: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上)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上)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江雪左文字時常嘆息,傳聞他會為了不幸在戰場下犧牲的性命而哀傷,亦有傳聞他為了結束一切戰事能化身為惡鬼修羅。
但那都是傳聞。
太郎太刀初次得知江雪的傳聞是在次郎酒醉閒談時,那時他還不認識江雪,連在長廊上都未曾碰過面,聽著聽著,當下即對這人充滿好奇,究竟是菩薩或惡魔?

他第一次與江雪交談是在一次遠征裡。
兩人頭一次被編入一個小隊,當時他見識到了江雪戰無不勝的強悍,也見識到了江雪夜晚低喃的悲嘆,並非慈悲或殘忍就能簡單描述這麼一個人。
那時,被江雪深深吸引的他不由得上前攀談,起初純粹是想認識江雪左文字,想理解他嘆氣的原因,想瞭解看似冷漠的面容裡藏著什麼樣的情感。

在那之後他時常與江雪單獨相處,共同書畫或吟詩,偶爾,他也會帶江雪到現世,讓他親眼觀察和平的時代。
他希望江雪放鬆心情、發自內心地微笑,在他察覺到之時,他已然喜歡上了江雪。
曾幾何時,從「想跟這個人做朋友」的心情轉變成「希望他能幸福」,甚至是「希望自己能讓他幸福」。

兩人過甚親密的互動很快被傳遍開來,連審神者也認為兩人情投意合,刻意幫他們將房間調整到隔壁房。
然而,眾人詢問太郎太刀關於兩人的關係如何時,太郎總是笑而不解釋。
繼而詢問江雪時,沉默不回應的態度更令人撲朔迷離,直到這件事被其他的八卦蓋過之後,兩人才總算是耳根清靜些。

「好陣子沒有這麼悠閒的喝茶了。」

太郎啜了口茶,發覺江雪欲言又止的盯著他。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太郎多少能從他變化不多的神情裡察覺到真正的情緒,此時並非往常煩憂亂世的哀傷,而是有些意料外的緊張羞澀感,他沒料想到能見到江雪這樣可愛的神情。
他試探道:「你看起來有心事。」
他深深的凝視讓江雪更加窘迫,江雪抿了抿唇才謹慎問道:「我們……在交往嗎?」

對於世間情愛,江雪懂得多少?
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江雪純粹如雪,柔柔軟軟的,看似冰冷實際上一觸碰即融於指尖。
他不敢奢望江雪同他一樣為對方傾心,他更不願嚇著了江雪。

太郎太刀溫柔道:「你認為呢?」
江雪左文字:「大家都說我們是,連宗三也……」
太郎太刀:「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認為呢?」

江雪聞言抿了抿唇。
太郎微笑,先表明立場。「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是。」緊接再道:「但如果你不願意,我們就保持這樣,好嗎?」

江雪神色複雜的與他對視,像是鬆口氣也像是更加煩惱。
事實上,太郎太刀並不急著尋求答覆,也不著急要江雪接受他。
他為江雪重新添過一杯熱茶,當他把新茶遞到面前時,垂著首的江雪正緊張的抓緊衣角,不敢與他對視,由於皮膚白皙,羞澀如同雪地裡的白梅,遍地豔紅。

良久,才聽江雪細聲低語:「我不知道所謂的『交往』要做些什麼才行……」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之一
好久沒寫這對了 (開心)
趁著難得機會滿足一下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吸血鬼僕人servamp] <有個好夢> - 櫻哉x真晝

耽美BL同人
吸血鬼仆人

<有个好梦> - 樱哉x真昼



看完动画 01~04
为了樱哉的恋情
忍不住放下手边工作跑来写一下短文 ><


以下妄想多
绝对跟原作有很大出入

其实我很喜欢病病的樱哉
但这篇的樱哉是偏温柔感觉……的吧?





“这座城市有着吸血鬼的传说,除非亲身经历,否则人们对此皆是一笑置之。吸血鬼早已潜入人类的生活圈,或许你周遭的亲朋好友便是一名吸血鬼,他(她)们可能……”

一名绿发的少年面无表情的瞥向街道上的LED电视墙,那是相当有名的鬼怪节目,在他与真昼相处的一年里,他常对他们聊起节目内容。
然而如今已提不起他的兴致,或者正确说来,已经没有可以聊节目内容的对象,也就不再有观看的必要了。
他淡淡的收回目光,继续朝预定的方位迈步。


月色朦胧的一夜,远离繁华街道的小巷里显得额外晦暗。
锦贯樱哉自窗外观察正熟睡的真昼,他伫立在外好一阵,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
“不该再来这里的。”他喃喃道。
他缓缓闭上眼,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之后,才下定决心拉开照惯例“为了等待他而未锁上的落地窗”。

房内除了时针走动的声音之外一片静悄,他放轻动作地靠近床上熟睡的少年,熟练的爬入少年的被窝里。
床上的黑猫在他外头犹豫是否进屋时便已察觉他的存在,黑猫慵懒的翻了个身,彷佛早已习惯他的道来,一旁安静的继续讨眠,当然,也可能只是懒得理会他们。

对锦贯樱哉而言,无论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小黑从未阻止他接近真昼,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他轻轻抚过真昼的面颊,望着对方的睡颜后浅浅一笑。
往常真昼在他爬上床时便会清醒,此时他人已在身旁了却仍未察觉,看来今日比平常更累吧,想着,便心疼的将真昼揽入怀里,怀中的真昼因为他的动作而发出细细的音。“樱……哉……?”
“嗯,我又来了,抱歉吵醒你了。”
“没关系,刚睡而已。”
真昼打了个呵欠,微微侧身,让彼此更贴近,他在樱哉怀中找了个习惯又舒服的位置,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眼。

“真昼,你今天很累的样子。”
“……大概是学校最近有话剧比赛,我今天一口气做了好几套衣服。”
说着,他又打了个呵欠,不经意的接着道:“主角的那一套衣服啊,樱哉来穿肯定更好看的。”
尽管樱哉是不可能再回到学校里与他一起参与活动,他总希望在闲谈中能让樱哉重新考虑。

不久前,樱哉仍是他最信赖的儿时玩伴,两人甚至有着其他同伴所没有的默契与羁绊。
即使记忆片段多属于樱哉所植入的虚假记忆,然而过去一年的生活剪影里,他确确实实拥有与樱哉一起度过的难忘回忆。

只是这一切,自从樱哉是吸血鬼的身份曝露之后,原本视为理所当然的学园生活也跟着消失。
彷佛镜子破碎,即使拼凑回去也无法回覆原状。

事实上,樱哉可以继续向同学们植入新记忆,继续扮演高中生,但他没有这么做。
就这么离开了人类的生活,离开了他的身边。
当然了,真昼在理智上并不支持操纵他人记忆这回事,只是樱哉的情况比较特别,而他在情感上也确实比谁都希望樱哉能回到他的身边。

樱哉明白他的矛盾心情,因此这时候总是笑着亲吻他,说着:“我只要真昼还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就够了。”
那是实话,也是他所能把握的仅存幸福。
连樱哉本人也不敢保证明日之后能否顺利见面。
桩对他的行动瞭若指掌,却反常的对他私下找真昼一事默不作声,他不会天真到认为桩被他们的情谊感动了,因此早已做好随时都可能再也见不到面的心理准备。
每一次的会面都彷佛是最后一次,宛若珍惜宝物般的拥着真昼入睡,并在天亮前先行离去。

“真昼好像变得更强了。”
“唉、你有感觉到吗?!”
“我一直都有一旁观察你喔。”
“什、什么嘛、你既然都来偷看了,为什么不来出来找我啊?”

樱哉即便从真昼的白日生活圈消失,他们俩仍然偶尔会在夜晚里,共享同一张被窝的温暖,谈论著彼此的新生活。
每当聊到新的陌生事务,便代表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然而即使如此,樱哉喜欢真昼神采奕奕的谈论著他的生活趣事、与小黑的相处情况以及其他新认识的夥伴,只要他们俩相拥的这一刻是真实的就足够了,樱哉这么认为着。

“说起来……樱哉,你最近晚上比较少来了。”
闻言樱哉顿了一阵,偷偷将‘今夜之后可能不会再出现’的想法偷偷藏好,他轻松一笑。“因为最近桩先生那边还挺多麻烦事的,搞不好明天之后就不能这样溜出来了。”
“麻烦事……该不会,又是在进行不好的事……”
“不是啦,他最近想举办生日派对,也很犹豫要不要邀请他的那些兄弟,但拉不下面子。”
“唉、吸血鬼也过生日吗?”
“那么猜猜看,我刚刚说的话里面,有哪些是假的?”
“你又──”

真昼气窘的捏住他的双颊,被捏疼的樱哉却是哈哈大笑,他只有一个愿望,永远与真昼一起开怀大笑。
但这个愿望对他而言却是如此困难,胸口随着浮上的念头而有着撕裂般的疼痛。
片刻,他伸手揽住真昼,将真昼紧紧压在床铺上,覆上一遍又一遍的吻,难分难舍的将他的思念透过亲吻熨烫在真昼的心口上,直到真昼被他吻得有些晕眩了,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他喘息的望着眼神迷离的真昼,以指头划过被他深吻过的唇,樱哉轻道:“真昼,我等着你带我回来。”
真昼怔一阵,随后以坚定的口吻回着:“我会的!”
“嗯,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
“……然后等我睡着了,樱哉你又会先离开,对吧。”

樱哉不作回应,他只是微笑,并温柔的将真昼拥入怀中。
他无法预料桩的所有行动,也无法预料未来,但至少在这个当下,他们靠紧着彼此的体温是真实的。

“好好睡吧,真昼,希望你的梦中有我。”

我最喜欢的真昼。




完结


by六枋璟檀
2016.07.29.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很喜欢樱哉这个角色,真希望他能如愿回到真昼身边
目前会固定跟着动画进度,漫画忍不住一口气补到第56话了!!!! 

另外
为什么广播剧里的樱哉一直跟真昼错过啦 (哭笑不得)
官方你非这么虐不可?连番外也不让他们有个短暂幸福 OTZ

最親愛的兄弟 後篇之二 (完結) 長兄松 カラおそ

原本的被屏了

再发一次


[耽美]小松同人
长兄松/カラおそ

最亲爱的兄弟 后篇之二  (完结)

http://paste.plurk.com/show/2407628/

http://ww4.sinaimg.cn/bmiddle/6ef7e6acjw1f652u6kebwj20c834018k.jpg



長兄松/カラおそ:最親愛的兄弟 後篇之一


耽美BL同人
小松 长兄松/カラおそ


人物OOC喔
最亲爱的兄弟 后篇之一

https://paste.plurk.com/show/2405025/


http://ww2.sinaimg.cn/mw1024/6ef7e6acjw1f5zhi77xq1j20c83y0to6.jpg




耽美BL同人-長兄松/カラおそ<最親愛的兄弟 >

这是一周前的意外事件。


おそ松一拉开房门,便看到自己的兄弟正

https://paste.plurk.com/show/2375747/

补完

或连结

http://ww1.sinaimg.cn/mw690/6ef7e6acjw1f45gdvvydxj20c84dtdvl.jpg

文豪野犬2016.04.30.填完坑:太宰治x中島敦

[耽美BL同人]
文豪野犬
太敦
2016.04.30.填完坑

http://paste.plurk.com/show/2363907/

或龍馬

http://ebook.longmabook.com/showpaperword?action=showbook&actmode=showpaper&bookid=6778&paperid=111578&pavilionid=c&writer=eb20140803143340100051&bcatid=9378&vippaper=yes

如果发现语句不顺或错字,会再修改


文豪野犬:太敦

[耽美BL同人]
文豪野犬
太宰治x中島敦
2016.04.18. 先放一點



也許有些設定會跟原作不太搭,請別介意





「今晚,月下虎會出現嗎?」

太宰的手滑過中島敦的頰面,隨著漫不驚心的笑聲落出,唇角揚上漂亮的弧線。
少年緊張得唇齒打顫一陣,漂亮的琥珀眼眸訴說驚疑的情緒,手腕被男人箝制得發疼了,然而他愈使勁,對方便按越得愈緊。

「請放開、太宰先生……請放開我……」
男人分明聽見了,卻只是呵出一個笑音,手上的動作依舊,大概是感受到他想逃走的情緒,對方更加笑彎了的雙眼。

中島敦扯了扯唇,嘗試輕鬆一笑。
「太宰先生,請不要亂開玩笑。」
「咦?我開了什麼玩笑嗎?」
「就是……說、說什麼『跟我接吻』、『做愛』的……我是男的啊……」
「喔,你是男的沒錯,但我也沒在玩笑啊。」

中島敦,再一次因為太宰治難以捉摸的性格而慌張得不知所措。

成為夥伴還不到半個月,他卻數不出已被太宰多少個脫序行為嚇到難以言語。
每當他以為習慣了對方的詭異行徑,以為不會再驚訝時,對方便再創新招,讓他一次接著一次的跟不上步調。
也是託男人的福,讓他明白不同情況的自殺方式,儘管,『學習如何自殺』似乎沒有任何增加生活經驗的意義。

「敦君現在很緊張的感覺呢。」
下秒太宰的氣息逼近,帶著笑意的眸子在月色下透出的光澤更顯虛幻迷離,令他難以抽離視線,不由的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稍早前,中島敦提前結束訓練,他在淋浴之後未急著休息,繼續在窗台旁翻閱著社長交給他的重要資料。
月光自透明窗外灑入內,翻閱著一頁一頁時,他禁不住視線往外。
當知道自己『月下虎』的身分時,他一度對於明月之夜感到恐懼,所幸在社長的幫助下學習了怎麼控制能力,才再度有勇氣面對月色。

「好久沒看到這麼美的月色了。」
「嗯,真的很美。」
身後無預警地出現一陣男聲,就在他沉浸於冥思時,不知何時溜進房間內的太宰早已湊到他的身旁,近距離的上下打量。
「太、太宰先生!?」
過於驚訝,沒能來得及招架有備而來的太宰,在他感覺自己的後腦勺觸碰到牆面時,雙手已被太宰按在牆上。
太宰順著姿勢湊近貼上了他的鼻端,朝他笑著眨了眨眼。

「這是……做什麼呢?太宰先生?」
「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忙。」

太宰不可能傷害他,或許正是因為確信這一點,中島敦沒有反抗,並且是相當信任對方地任由箝制雙手。

「喔、需要我幫忙的是……?」
「我剛才想到了一個新的自殺方法。」

中島敦聞言放鬆的理解一聲,他禮貌性回以一笑。「原來是這件事,這次又是什麼樣的新方法呢?」
以為會如往常那般,待太宰膩了便自動放棄,豈料這回想到的方式稍微不同,他真不該探究的。

「跟我接吻。」
「……什麼?」他聽錯了什麼嗎?
「接吻,然後做愛。」
「等、等一下!?這到底……」
「這種自殺法感覺很浪漫,對吧?」
「太宰先生,這些事跟自殺沒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太宰瞇著雙眼,微笑。「我還沒試過腹上死呢。」

那是什麼?
中島敦不太明白,但自對方雙眸迸出的危險氣息,他直覺不妙。






by六枋璟檀
2016.04.18.
逼自己不能棄坑
所以先把前面放出來
我又卡肉 (懺悔)

[2016白色情人節-補完]長兄松/カラおそ

我終於填坑完畢

 

 

2016白色情人節快樂

耽美同人

おそ松さん

カラおそ/ 長兄松

 

 

人物OOC

請見諒

 

 

 

 

儘管喜歡裝作瀟灑,穿得一身酷勁,カラ松面對真正喜歡的人,卻是緊張得一再告白失敗。

對象若是一般女孩,這份戀情該不至於拖延如此多年仍未有進展,正因為他暗戀的對象正是自己的兄長:おそ松,情況才會如此棘手。

 

對,偏偏他喜歡上的是那位おそ松。

 

曾幾何時,カラ松試著說服自己「只是一時錯覺」。

然而他對おそ松的情感情從來不同於其他兄弟,當他意識到想要おそ松送的巧克力,對於與おそ松共享同樣的秘密而感到滿足,甚至想要獨佔おそ松時,他早已無法自這份感情脫身。

根扎得深,茁壯茂盛,攀上天際。

這份愛意一日日在心頭滋長,他不下一次的模擬告白劇本,擬定おそ松會有的任何反應。

可惜無論他的劇本再如何豐富多元,每當面對おそ松時,繞旋至天頂的勇氣總會無預警的墜至地面,四分五裂。

 

「太天真了,カラ松哥哥,互送巧克力根本跟交換禮物沒兩樣阿。」

 

由於戀情始終未有進展,苦惱的カラ松只好找トド松商量。

他絲毫未對トド松說明苦惱對象的身份,然而聰明的トド松很快就嗅出端倪,從套話中得知他對おそ松已經是超越兄弟的情感。

 

「交換禮……你說聖誕節那種交換禮物?」

「不要小看おそ松哥哥的另類思考阿,而且對他而言,比起收到男人送的巧克力,應該寧願收到三包菸……或者鈔票吧?ラ松哥哥你不做點更積極的事情是沒辦法改變現況的。」

トド松嘆口氣,不忘留意約會的時間,今日是白色情人節,トド松這位萬人迷自然是行程滿檔狀態,至多只能再與カラ松聊上10分鐘。

為了苦戀中的二哥,他刻意將約會時間挪後半小時,想來他真是位貼心的好弟弟。

既然二哥找他當愛神邱比特,他可不能辜負期待,必須盡力促成カラ松的戀情成真:目標是兩位哥哥直接滾床單,煮熟飯。

想來他真是位貼心的好弟弟。

 

「三包菸。」カラ松點點頭,同意這建議,或許今年連同巧克力一併送上,おそ松會更在乎他。

單純的想法全寫在臉上,トド松望著那張揚起滿意神色的笑臉,揚起迷人的笑靨,提醒道:「カラ松哥哥,菸不是重點,我是指直接向おそ松哥哥告白喔,這次一定要進入關鍵。」

關鍵是嗎?

「……果然還是得直接說『喜歡你』這三個字吧?」

「白色情人節嘛,不正好可以順勢推舟嗎?或者直接親吻おそ松哥哥。」

「但我想接吻也沒用,他那天還不是……」一瞬間,當トド松豎起雙耳時他也趕緊摀住唇。

接吻兩個字說得清清楚楚,再如何掩飾也來不及了。

カラ松暗叫不妙,おそ松叮嚀過不能洩漏接吻秘密,他還是說溜了嘴。

 

「已經接吻了?!カラ松哥哥真厲害!」

 

心虛的游移了眼神,立即浮上無數的額汗。

理智上明白該澄清誤會,卻在迎上トド松綻出崇拜光采的雙眸時,禁不住故作瀟灑的撥了下前發,將錯就錯。

「哈,那當然……」

這當下的承認,已是覆水難收。

 

「哎呀,原來兩位哥哥其實兩情相悅,只是おそ松哥哥還沒意識到這是愛情,是這樣吧?」

「既、既然被你發現了,麻煩幫我們保密……」

「這當然沒問題啦。」トド松笑得俏皮可愛。「憑カラ松哥哥這麼有魅力,おそ松哥哥一定沉醉在親吻裡,因為他也很愛你嘛。」

「嗯……對阿……」

「這樣的話,既然都接吻了還是沒辦法順利交往,我看只能……」トド松歪著頭,看似認真的思考,圓溜溜的大眼裡忽然閃出一絲狡黠。「做愛了。」

 

只能做愛了。

 

「什、什麼做愛!?」

「這是確認愛情的重要步驟阿,カラ松哥哥。」

 

カラ松沒料天底下會有弟弟鼓催兩位哥哥盡快上演背德戲碼。

即使再如何想與おそ松有更親密的行為,也不該是直接進行肉體關係吧?

 

「真不該找你商量!」

 

充滿男子氣概的拒絕這份提議,滿臉通紅的カラ松趕緊逃離家門。

他可不會愚蠢上當!トド松一定是在耍他,或者是故意陷害他。

おそ松如此信任他,怎麼能背叛這份信任呢!?

 

然而一切的正氣凜然只是催眠自己,他比任何人更想與おそ松朝戀人關係發展。

繞過兩個街口後,カラ鬆開始浮上悔意。

應該至少向トド松詢問到一兩項壓倒技巧再耍帥離去的,他懊惱的想著。

或許他誤會トド鬆了,那搞不好是發自內心、真誠的建議阿。

 

滿腹心思的晃到商店街,挑選おそ松指定的榛果巧克力,女店員明白他購買目的是白色情人節的回禮,迎著笑的慫恿他多買一袋薄荷糖。

「說不出口的話,回送薄荷糖就能代表『我愛你』了喔!」

 

不過是商業噱頭罷了。

カラ松不屑的哼了一聲,他回送巧克力這麼多年,おそ松都沒想明白含意了,區區糖果怎麼可能改變?

他採納トド松的建議,索性繞去另一條街選擇較高檔的菸品。

おそ松曾經在觀看廣告時,對某位男模抽煙的動作脫口出「太酷了!」從此他們倆偶爾會瞞著其他兄弟,在吸菸區一起偷抽這一款。

某個意義而言,也可視為約會時光。

 

事實上他們平時不太抽菸,是強逼自己練出自以為帥氣的抽菸動作。

以為學會了抽菸技巧,就能擺脫童貞。

「因為看起來很帥啊,這一定會受女孩子歡迎的!」

おそ鬆起初嗆了好幾口,連煙都拿不穩,還埋怨過:「其實味道沒想像中好聞呢。」

喜歡在吞云吐霧中佯裝成穩重的大人,藉此吸引女性目光,可惜時常被煙嗆到,裝帥不成,反而更遜了。

 

カラ松學抽煙的出發點則不同,他是為了おそ松才學抽菸。

有時甚至純粹叼著菸,陪著おそ松罷了。

 

轉眼間已到向晚時分,カラ松回程踏著不同往常的步伐,內心忐忑不安。

熟悉的道路,前所未有的心情。

 

一進房門只有おそ松一人趴在榻榻米上打遊戲,カラ鬆鬆了一口氣,他在おそ松面前慎重地正襟危坐著。

 

「おそ松,其他兄弟呢?」

「トド松說他有折價券,就把他們都帶去運動中心了。」

「全部都出去了?」

所有兄弟都不在家,換句話說,會干擾告白的礙事者全不在現場,正是天賜良機!

カラ松不由得摸上他的墨鏡。

沒事的,只要照剛才路途上反覆演練的方式,這回該能順利告白。

 

「本來我也要跟去的,可是トド松說你有事要找我談……啊!」おそ松立即慘叫,手上的遊戲機傳來GAME OVER的聲音,おそ松洩氣的翻了個身躺平。「差一點就能破記錄了,你害我分心啦!」

「抱、抱歉!」

「我打了快一個小時的……」

「晚點我幫你解決前面幾關,你再破關看看?」

「再加你今天的點心當賠償。」

「唉!?」カラ松詫異一聲,天秤權衡之後,很快地坐在上頭的おそ松獲勝。「……好吧。」

「真是好弟弟。」おそ松笑嘻嘻地躺在榻榻米上,仍未有起身的打算。「那麼,你到底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雖然是告白良機,但該如何切入?

他不是沒有說過『我喜歡你』這句話,然而珍貴的告白卻總是被おそ松一笑置之說著:「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很喜歡你啦,兄弟嘛!」地帶開氣氛。

他每回壯起的珍貴勇氣,就這樣一次一次的被扔進垃圾筒。

 

「今天……」カラ松才出口便遲疑,原先準備送出巧克力的動作暫停,念頭一轉,決定先亮出高級煙盒。

「我剛才買了幾包菸,等會一起抽吧!」

他以為おそ松會如往常那般開心的跳起來擁抱他,沒料おそ松卻絲毫不帶任何興趣,隨手拿起一旁的漫畫書開始翻閱了起來,顯然此刻四格漫畫反而更加吸引他。

 

おそ松:「喔,不用了,你抽就好。」

カラ松:「呃、你不是很喜歡嗎?」

おそ松:「那個阿,我最近對菸有點厭倦了。」

カラ松:「厭倦?!」

おそ松:「因為你想想嘛,菸不便宜阿,又吃不飽,還搞得一身臭氣被老媽嫌,而且一堆地方都不能抽,從來也都沒有用菸追到哪個女孩過,我本來也只是好奇才抽的,所以我現在對它沒興趣了。」

カラ松:「……沒興趣了……」

他默默把菸盒收回口袋,不妙,一開始就出現不順利的話題,這難道是暗示「今日不宜告白」!?

再一次地,おそ松總是有辦法讓他如同洩氣的氣球,勇氣一瞬間消逝。

 

本想打退堂鼓,但カラ松一想到天時地利之下若還是失敗,恐怕會被トド松恥笑一輩子。

不只是為了保住身為兄長的顏面,更是身為男人的尊嚴,他硬著頭皮的進行下一招──壓倒計劃。

 

趁著おそ松躺著看漫畫的絕佳姿勢,カラ松無聲無息的接近,待おそ松察覺到光線被影響時,カラ松已然跨到他身上。

おそ松皺起眉頭,不由得與他對視,當四目相對,カラ松明白已無退路。

 

「おそ松,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遜斃了,他聽見自己發抖的聲音。

 

おそ松先是睜大了眼地靜待幾秒,半晌才順著話題的咧嘴一笑:「唉,是喔?」

或許因為是兄弟,自小就常常一起在房間內打滾擁抱,面對カラ松如此壓迫的氣息下,おそ松絲毫沒有任何反應,很自然的繼續保持曖昧的姿勢,令カラ松十分挫敗。

所謂的兄弟,即是一輩子的關係,最近也最遠的距離。

 

「你手上的是我的巧克力吧?」おそ松坐起身,衝著他眨了眨眼。

絲毫不給予カラ松告白的時間,おそ松迅速抽走那盒巧克力。

塞入一顆榛果巧克力時舔了舔舌頭,看來很是滿意這次的口味。

望著對方舔著指頭的動作,カラ松不知不覺身體燥熱起來,腦海裡迴蕩トド松不負責任的建議,他緊張的嚥了一口水。

耳邊聽見吮吸不斷的聲音,カラ松簡直都要懷疑對方是有意誘惑他了。

 

おそ松:「說起來,既然是白色情人節,カラ松你有回送誰巧克力嗎?」

 

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問對方送了誰巧克力,有人會愚蠢到此嗎?

カラ松遲疑了整整五秒。

須臾他清了清喉嚨,斂起神色。

「巧克力的話,我剛才送出了。」

「送誰!?我可不准你比我早交到女朋友!啊、不會是魚魚子吧?是的話,我揍你喔!」

「……當然不是。」

「可惡阿,那到底是誰?該不會又是什麼花精靈?還是真的有カラ松 girls的存在?!」

「聽我說,おそ松!」

「什麼、突然生什麼氣?」

「我喜歡你!」

「……」

カラ松滿臉通紅,頭頂上彷彿冒出蒸氣,然而一出口才發覺沒有想像中困難,他接著再道:「我的意思是……不是兄弟間的感情,是想成為戀人那樣的……喜歡……」

 

おそ松面無表情的聽著,幾秒間的對視,宛如煎熬。

彷彿走慢的時間讓カラ松更加緊張,一方面怕都已經說到這地步了,面前的蠢蛋仍未進入狀況;一方面害怕聽到拒絕的答覆。

 

半晌,カラ松決定採取更直接的行動。

他按住おそ松,覆上微啟的雙唇,舌尖細細舔過邊緣,直到雙唇開始有些發燙,他才試探性地探入,溫柔捲上對方的舌。

當雙舌纏綿時,彷彿電流竄動,令他渾身一震。

他以為おそ松會推開他,豈料在唇內與他糾纏了起來,更順著氣氛攬上他的頸子,カラ松的親吻更熱切了幾分

おそ松比起上一回更加習慣親吻了,儘管カラ松摸不清是否基於同樣的心情才接吻。

好一片刻後他才難捨的放開吻,分開時牽起了曖昧的銀絲,おそ松下意識地舔了下唇瓣,如此動作引起カラ松的身體燥熱起來。

おそ松眼神迷離的望著他,忽然皺了眉的輕輕嘆氣,似是不太滿意。

「我說阿,カラ松……」

「什麼事?你、你在生氣嗎?」

おそ松盯著他,勾頸的雙手收得更緊,將カラ松拉近距離。「我還要,感覺比上次更舒服。」

「可、可是,你上次明明說不想跟兄弟接吻……」

「我有說嗎?」

「唉、沒有說嗎?」

おそ松想了想,隨後聳聳肩,笑道:「我只是不想被其他兄弟發現而已吧。」

就跟看A書、打手槍一樣,不是不想,只是不想被發現。

「而且好像比想像中舒服。」

 

顯然おそ松對接吻開始感興趣了。

見カラ松猶豫著未繼續,他主動覆上對方的唇。

濕濕熱熱的觸感,柔柔軟軟的綿密,カラ松的腦袋轟的一聲被炸開,沒有時間理解おそ松的想法,他只知道一件事,對方正在誘惑他,此時此刻。

 

他在纏綿的熱吻中再次壓倒對方。

學著電視劇裡的接吻場面,雙手在對方的光華的後背上猶疑,身體本能出現正常男子會有的反應,在越貼越緊的磨擦中,踩到道德的臨界點。

想要對方的慾望不停在內心叫囂著,催促他化身成野獸。

 

「おそ松,我們交往吧。」

 

身下的那人思考幾秒,隨後吃吃一笑,如同往常那般不正經的態度。

不要緊,若對方問出:「兄弟也能交往嗎?」他也早已練習過該如何應答。

但おそ松沒有這麼回答。

意想不到的,おそ松給的是跳脫原本思考的回應。「喔、就像チョロ松他們那樣交往嗎?」

 

就像チョロ松他們……什……

チョロ松跟誰交往了嗎?

 

「好吧,我可是長男,我不能輸給チョロ松!」

「……所以?是……同意?」

「而且我看チョロ松跟兄弟交往後就能方便做愛了,好像不賴!」

 

カラ松震驚不已。

一直以為兄弟是最遠的隔閡,沒料卻促成魯蛇的おそ松選擇跟同樣魯蛇的他交往。

是呢,正因為是家裡蹲,一輩子追不到女朋友,與兄弟交往當然成了最佳選擇。

 

チョロ松的問題就擺一旁去吧,無論如何,只要順利取得交往同意,基於什麼樣的動機都不重要了,即便只是為了「想做愛」。

 

 

おそ松:「不過カラ松,我必須先討論一件事。」

 

面對おそ松忽然轉嚴肅的神情,カラ松皺了皺眉頭。

 

おそ松:「……做愛的時候,到底是你插我,還是我插你?」

 

カラ松看向認真詢問的おそ松,有些靦腆的抓了抓前發。

他的指頭摸上對方被親吻到濕潤的唇片,感受殘存的熱度,回以了難以言喻的微笑。

 

 

 

六枋璟檀

2016.03.23.


 

抱歉我拖了這麼久才放上白色情人節文

最近這幾個月真的很地獄,有時候根本連一天寫100字的時間都沒有

所以本來想寫的長兄松肉文就這麼跳票了……

 

總之欠大家一篇肉肉 m(_ _)m

之後有基會有靈感的話再補

但因為真的忙到要吐血了,所以不敢坑何時生出來m(_ _)m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カラおそ)2016白色情人節快樂...之一部分

 

 

 

2016白色情人節快樂

耽美同人

おそ松さん

カラおそ/ 長兄松

 

 

人物OOC

請見諒

 

 

 

 

儘管喜歡裝作瀟灑,穿得一身酷勁,カラ松面對真正喜歡的人,卻是緊張得一再告白失敗。

對象若是一般女孩,這份戀情該不至於拖延如此多年仍未有進展,正因為他暗戀的對象正是自己的兄長:おそ松,情況才會如此棘手。

 

對,偏偏他喜歡上的是那位おそ松。

 

曾幾何時,カラ松試著說服自己「只是一時錯覺」。

然而他對おそ松的情感情從來不同於其他兄弟,當他意識到想要おそ松送的巧克力,對於與おそ松共享同樣的秘密而感到滿足,甚至想要獨佔おそ松時,他早已無法自這份感情脫身。

根扎得深,茁壯茂盛,攀上天際。

這份愛意一日日在心頭滋長,他不下一次的模擬告白劇本,擬定おそ松會有的任何反應。

可惜無論他的劇本再如何豐富多元,每當面對おそ松時,繞旋至天頂的勇氣總會無預警的墜至地面,四分五裂。

 

「太天真了,カラ松哥哥,互送巧克力根本跟交換禮物沒兩樣阿。」

 

由於戀情始終未有進展,苦惱的カラ松只好找トド松商量。

他絲毫未對トド松說明苦惱對象的身分,然而聰明的トド松很快就嗅出端倪,從套話中得知他對おそ松已經是超越兄弟的情感。

 

「交換禮……你說聖誕節那種交換禮物?」

「不要小看おそ松哥哥的另類思考阿,而且對他而言,比起收到男人送的巧克力,應該寧願收到三包菸……或者鈔票吧?ラ松哥哥你不做點更積極的事情是沒辦法改變現況的。」

トド松嘆口氣,不忘留意約會的時間,今日是白色情人節,トド松這位萬人迷自然是行程滿檔狀態,至多只能再與カラ松聊上10分鐘。

為了苦戀中的二哥,他刻意將約會時間挪後半小時,想來他真是位貼心的好弟弟。

既然二哥找他當愛神邱比特,他可不能辜負期待,必須盡力促成カラ松的戀情成真:目標是兩位哥哥直接滾床單,煮熟飯。

想來他真是位貼心的好弟弟。

 

「三包菸。」カラ松點點頭,同意這建議,或許今年連同巧克力一併送上,おそ松會更在乎他。

單純的想法全寫在臉上,トド松望著那張揚起滿意神色的笑臉,揚起迷人的笑靨,提醒道:「カラ松哥哥,菸不是重點,我是指直接向おそ松哥哥告白喔,這次一定要進入關鍵。」

關鍵是嗎?

「……果然還是得直接說『喜歡你』這三個字吧?」

「白色情人節嘛,不正好可以順勢推舟嗎?或者直接親吻おそ松哥哥。」

「但我想接吻也沒用,他那天還不是……」一瞬間,當トド松豎起雙耳時他也趕緊摀住唇。

接吻兩個字說得清清楚楚,再如何掩飾也來不及了。

カラ松暗叫不妙,おそ松叮嚀過不能洩漏接吻秘密,他還是說溜了嘴。

 

「已經接吻了?!カラ松哥哥真厲害!」

 

心虛的游移了眼神,立即浮上無數的額汗。

理智上明白該澄清誤會,卻在迎上トド松綻出崇拜光采的雙眸時,禁不住故作瀟灑的撥了下前髮,將錯就錯。

「哈,那當然……」

這當下的承認,已是覆水難收。

 

「哎呀,原來兩位哥哥其實兩情相悅,只是おそ松哥哥還沒意識到這是愛情,是這樣吧?」

「既、既然被你發現了,麻煩幫我們保密……」

「這當然沒問題啦。」トド松笑得俏皮可愛。「憑カラ松哥哥這麼有魅力,おそ松哥哥一定沉醉在親吻裡,因為他也很愛你嘛。」

「嗯……對阿……」

「這樣的話,既然都接吻了還是沒辦法順利交往,我看只能……」トド松歪著頭,看似認真的思考,圓溜溜的大眼裡忽然閃出一絲狡黠。「做愛了。」

 

只能做愛了。

 

「什、什麼做愛!?」

「這是確認愛情的重要步驟阿,カラ松哥哥。」

 

カラ松沒料天底下會有弟弟鼓催兩位哥哥盡快上演背德戲碼。

即使再如何想與おそ松有更親密的行為,也不該是直接進行肉體關係吧?

 

「真不該找你商量!」

 

充滿男子氣概的拒絕這份提議,滿臉通紅的カラ松趕緊逃離家門。

他可不會愚蠢上當!トド松一定是在耍他,或者是故意陷害他。

おそ松如此信任他,怎麼能背叛這份信任呢!?

 

然而一切的正氣凜然只是催眠自己,他比任何人更想與おそ松朝戀人關係發展。

繞過兩個街口後,カラ松開始浮上悔意。

應該至少向トド松詢問到一兩項壓倒技巧再耍帥離去的,他懊惱的想著。

 

或許他誤會トド松了,那搞不好真是發自真誠的建議阿。

 

 

 

 

未完

六枋璟檀

 

雖然還未寫完

但因為最近比較忙,不太能浮水

所以先把目前的部分放上來,確認一下生存狀況XD

 


カラおそ即興的「小短文」2016.02.23.

[耽美BL]小松/長兄松
カラおそ即興的「小短文」2016.02.23.

https://paste.plurk.com/show/2329653/ 

或龍馬

http://ebook.longmabook.com/showpaperword?action=showbook&actmode=showpaper&bookid=5533&paperid=103886&pavilionid=c&writer=eb20140803143340100051&bcatid=7736&vippaper=yes

2016.04.30.我這時才知道原來沒用超連結的話,會有人連不到

六枋璟檀

BL
原創風格多半偏現代或西式,偶爾喜歡加點幻想
同人喜好不固定,有萌到、有靈感就會嘗試!
噗浪: http://t.cn/RzevWiA
臉書: http://goo.gl/S79Xlv
微博: http://t.cn/Rh2ZvRa
艾比索: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如果我有些文章(無論原創或同人)沒有內文,只有放其他地方的網址
不是故作玄虛,多半是因為害羞場面而被屏了......